第495章

这办法是绝对不行的。
别人不知道,但在座的人都知道,焦家的绸缎是暴利!
他们垄断了L国的整个丝绸市场,根本没有竞争者,自己拥有定价权。
想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,也正是因为卖的贵,所以成了贵族的标配。
现在突然蹦出来一个什么萱然丝绸公司,直接给价格拉到地板上,根本没有给焦家留缓冲的余地。
去物价局举报就是找死,只要对方给进价报出来,他们暴利的真相就藏不住了,到时候哄抬物价的是他们,倒霉有麻烦的人还是他们。
“总经理,不如我们也降价,跟他们打价格战。”
这个提议同样受到鄙视。
价格战不能打,只要开始就说明以前他们卖的高,暴利。
焦家的口碑会一落千丈,到时候更没有人买他们的丝绸。
大家你一言,我一语,商量半天也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。
焦恩宇让人都出去,自己在办公室想办法!
这些没用的废物,平时分红的时候一个个比谁都积极,真到用上他们的时候,却一个都用不上。
萱然丝绸……是从哪冒出来的呢?
焦恩宇常年出入江州,对江州很熟悉,没听说那边有这么个公司啊?
如果是新开的小公司,也不会这么大手笔,上来就给价格击穿。
他决定递拜帖,亲自去会会对方总经理,看对方到底想干什么。
拜帖递上去,回复很痛快:我们总经理很忙,不见!
这给焦恩宇气的,砸了办公室一整套紫砂茶具。
是谁给他的底气?
到L国来抢饭吃,还跩的不行,自己这是先礼后兵,难道还怕他一个新来乍到的不成!
焦恩宇给质量检测部的孙部长送去一支金表,孙部长没在家,他太太收的。
反正都是老熟人了,每年孙部长收他的礼物也不是一两次,双方都心照不宣,焦恩宇放下金表,像是聊天般给来意说明。
孙太太收下礼物,让他回去等信。
焦恩宇告辞,打算等着看热闹,坐看萱然绸缎关张大吉。
但下午孙部长就让人给金表送回来,还说了一堆冠冕堂皇的话,大意是萱然绸缎没有任何问题,不能查!
没有问题还不会制造问题吗?
不过不能查是真的。
萱然绸缎后面一定有靠山,只怕是靠山来头还不小,能是谁呢?
焦恩宇苦思冥想……突然脑子“轰”下就大了。
他急忙给表妹齐夫人打电话,问表妹:“朱夫人闺名叫什么?”
表妹劈头就骂:“焦恩宇你混蛋,你做过的混事还少吗?你想让大家都给你陪葬才能消停是不是……”
齐夫人误会了,她还以为打听朱夫人名字是想报复她。
他急忙解释:“哎呀不是你想的那样,最近新开的连锁绸缎庄你听说过吧?我们都快被挤兑的活不下去了,我怀疑那家绸缎公司是朱夫人开的。”
萱然绸缎公司这两天在L国就没有不知道的,被表哥提醒,她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。
朱夫人闺名叫时莜萱,女儿叫时然,时莜萱是江州人……
“活该,当初你招惹谁不好,招惹上朱夫人?活该现在人家出手对付你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