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4章

时莜萱送女人离开,夫人亲自送她出去,底下人也不敢拦着。
但这消息还是被送到朱一文面前,他没反对,只是淡淡表示:“知道了。”
女人临走前,对时莜萱说了一句话:“艾丽莎让我转告您一句话,等再见面的时候,他还是您的知己,但是全新的人。”
时莜萱冷冷道:“你也替我转告给他一句话,滚远远的,永远都不要在我面前出现!”
……
女人回去见到盛翰鈺,给这句话原原本本转告给他。
盛翰鈺面色如常,仿若听到一句问候般,表情没有变化,甚至还有点得意。
但王勇很担心:“哥,看样嫂子对你意见很大啊?”
“嗯。”
他点头表示是这样,意见很大,特别大。
王勇给他出主意:“哥,要不要我们到朱宅给嫂子和侄女儿抢回来?然后派直升机给你们送回江州,到江州就是您的地盘,他朱一文手怎么也伸不到江州去。”
王勇身上匪气太重,但对朋友是肝胆相照。
“不行。”
盛翰鈺反对:“那样她会恨死我的,绝对跟我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王勇提醒他:“哥,现在嫂子也恨死你了啊,本来就打算跟你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盛翰鈺狠狠瞪他:“闭嘴,不说话没人给你当哑巴卖了。”
他也不恼,笑嘻嘻不再说。
盛翰鈺却像是解释,又像是自言自语:“她肯让人给我带话是好事,说明心里有我,要是心里没有我,就不会让我滚远远的,一个字都不会跟我说。”
王勇瞠目结舌。
心想你这解释牛气,哪来的自信呢?
盛翰鈺没急着去见时莜萱,更没有离开L国,他要全面发起反击了,准备正式和朱一文开战!
朱一文若是不倒,他就不可能让萱萱回到自己身边。
盛翰鈺知道萱萱是个感恩和重信誉的人,既然合同已经签订,就会贯彻到底,哪怕是搭上自己一辈子。
所以他要曲线救国,先给朱一文的商业帝国打垮,然后利用这点和他达成交易,让俩人当年的合同作废,再去重新追回萱萱。
让她心甘情愿,又没有任何后顾之虞的重新嫁给自己!
在这之前,他还做了一件事情——用焦恩宇祭战旗,打开自己在L国的声望。
……
L国大街小巷突然像是雨后春笋般冒出无数丝绸店。
并且这些丝绸店距离焦家的丝绸店都不远,只是款式更新,颜色更漂亮,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!
最重要的是——价格只是焦家价格的五分之一。
这些丝绸冲下来,一下子就给焦家冲垮了。
往常焦家生意兴隆的很,但现在每个店面都是门可罗雀,而不远处新开的“萱然绸缎庄”却是人头攒动,准备买丝绸的队伍排的很长。
这个价格太便宜了,便宜的让焦家差点吐血!
焦家总店后身的办公室。
焦恩宇,所有店铺的店长聚在办公室里想办法。
已经坐一上午了,办法一个没想出来,馊主意却是一堆。
“总经理,我们去物价局举报他们恶意压价。”有人觉得这主意好。
不过焦恩宇皱眉,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他一眼:“你想死自己去,别陪上整个焦家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