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1章

但他是喜欢女儿的,时莜萱看的出来。
“谢谢你,先生,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时莜萱回到女儿房间,让佣人离开,她亲自照顾女儿。
小家伙到晚上烧虽然退了,不过嘴唇干裂的起皮。
她就用棉签蘸温水,一点点给她湿润嘴唇。
“渴……”小家伙要水喝。
时莜萱倒了蜂蜜水,用小匙一点点喂给女儿。
“姨姨,我想姨姨!”喝着水的小家伙突然又提起艾丽莎,眼睛虽然闭着,但眼角滚出大颗大颗的泪珠。
有的顺着脸颊滑过,还有的就挂在睫毛上。
“妈咪在,妈咪陪着你。”时莜萱柔声安慰女儿,尽量不提艾丽莎。
时然这次发烧来势汹汹,好的却很慢,反反复复折腾了一星期。
这一个星期时莜萱能瘦十斤!
她本来就不胖,现在更是像大风吹过就能被刮跑似的。
时然也瘦了,但病好后照样还是活蹦乱跳。
缠磨着时莜萱要艾丽莎:“妈咪,姨姨今天能回来吗?”
时莜萱:“不能。”
时然掰着手指道:“那她明天就能回来是吗?爹地说姨姨走一星期就能回来,今天正好是七天,明天就是第八天,是另一个星期了。”
时莜萱无言以对,好不容易才糊弄着她换了话题。
事情好像比想象的困难一些。
她和先生都认为小孩子忘性大,几天就能给艾丽莎忘了,就像是当初忘记简宜宁一样。
她叫简宜宁干爹,干爹来的时候时然也很高兴,送给她的礼物也是特别喜欢,但没几天就只记得东西不认人了。
不过对艾丽莎她却没有,这一个星期,时莜萱耳朵都快被“姨姨”这个词磨出茧子了。
小姑娘不停的提,每天都是掰着手指头盼望姨姨早点回来!
现在时间到了,怎么办?
时莜萱去跟朱一文商量,让他想个办法,朱一文想了下:“你回去吧,一会儿我去和小猪说。”
她多个心眼,并没有马上就走,而是问他打算要怎么给孩子说?
朱一文道:“我就说艾丽莎出车祸死了,断了小猪的念想。”
“不行。”
时莜萱立刻断然拒绝:“你这人怎么能这样?这不是诅咒艾丽莎吗?”
朱一文淡淡道:“如果你想让她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也行,免得日后她找上门,或者到幼儿园找小猪就露馅了,弄死就能永远安全。”
“不行,我不准你这么做。”
时莜萱反应很激烈,猛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身,却因为起身太猛眩晕的站立不稳,又跌回到沙发里。
朱一文轻笑:“你呀,有多长时间没照镜子了?”
“什么?”
她不懂好好的说艾丽莎,先生怎么突然换个这样突兀的话题。
朱一文递给她一面小镜子:“你自己看看,看看自己失魂落魄的样子,别告诉我,你这样都是因为照顾小猪累的,我看你是心累比身体还累。”
时莜萱沉默不语。
他说对了。
这一个星期以来,不只是小猪思念艾丽莎,她也是!
否则只是照顾孩子,她也不至于暴瘦十斤。
“要不还是让她回来吧?回来后你俩就挑明关系住在一起,这样也能断了简宜宁对你的念想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