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0章

“来了,医生来了。”
佣人刚出去又返回来,身后跟着朱家家庭医生。
医生放下医药箱,摸摸孩子额头,又摸摸手脚,不由自主皱眉。
说出的话和时莜萱预测的一样:“还得烧,这个温度再烧下去就危险了,打一针退烧针吧。”
输上液,时然手脚渐渐回暖,额头,身上的热度也逐渐退了点。
孩子睁开眼睛,看见爹地妈咪都守在身边,很奇怪:“妈咪,爹地,你们怎么都在?小猪头好晕,不舒服。”
小姑娘委屈的样子,让时莜萱恨不能代替女儿生病才好。
她柔声安慰女儿:“乖,小猪生病了所以头晕,你乖乖的听医生话,很快就能好起来。”
“嗯。”
小家伙答应的有气无力。
眼睛在房间里四处转一圈,没看见自己想看的人,很失望:“姨姨还不回来呢?姨姨要是回来,小猪马上就好。”
时莜萱有点心软,她想让艾丽莎还是回来吧。
毕竟她照顾女儿尽心尽力,大不了以后自己离她远点就行了。
只让艾丽莎照顾小猪,小猪也确实离不开她!
医生给时然打的退烧药里有安神的成分,小猪说了一会儿话就睡着了。
这次是真的睡着了。
医生让别人都出去,不要打扰孩子休息,只留下一个佣人照顾即可。
时莜萱给朱一文叫到书房,和他商议还是给你艾丽莎找回来吧,女儿确实离不开她。
朱一文反问:“这次找回来可以,但你想给她留在身边一辈子吗?”
时莜萱语塞。
不知道为什么,她脸突然红了,是那种不受控制的脸红。
朱一文语气和缓很多,语调带着暧昧:“其实也没有什么,你不要太压抑自己,你这种心情我理解,当年我做过的事情你比过激多了,但还不是没逃脱宿命的安排?”
“我给艾丽莎找回来,你们悄悄在一起,没有人会发现……”
“不行,你不要再说了,我都是为女儿着想,你想到哪儿去了?”时莜萱表面上很生气,实际上只是为了掩盖内心的恐慌而已。
艾丽莎走了,她才知道自己对她有多依赖!
虽然女儿发烧,而她没有在身体上难过,但心里难受的滋味却只有自己知道。
很难受很难受,就像是有人有刀子在她心上剜肉一样的痛,难道这是爱情吗?
这种认知让时莜萱恐慌,彷徨,不知所措。
她不愿意承认,但心里深处又有一个声音告诉她:是的,就这就爱情!
当初她爱上盛翰鈺的时候,就是这样的滋味。
时莜萱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。
她的表情没有逃过朱一文的眼睛,朱一文也不逼迫她,推心置腹道:“如果你真的是为女儿好,现在就应该狠心坚持住,以后都不让艾丽莎再见到小猪。”
“虽然我是……但我希望小猪和正常人一样生活,她长大后能和自己爱的人光明正大走在阳光下,骄傲的给他介绍给别人。”
“不用担心有人用不同的目光看她,甚至给她当成异类……”
朱一文一番话情真意切,时莜萱很感动,也知道他是真心为了女儿的健康成长!
女儿现在太小了,很容易受大人的影响。
平时他在孩子面前就很注意自己言行,甚至会刻意远离时然,不和她太长时间接触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