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6章

朱一文回家,给时莜萱叫到书房,很认真的问她:“你跟我说实话,你对艾丽莎到底有没有那种意思?”
时莜萱不耐烦:“没有没有当然没有,你到底要我对你说几遍?”
他也不恼,还是一脸风轻云淡,语气也是淡淡的:“如果你没有那种意思,那艾丽莎就不能留了,我今天就辞退她。”
“为什么?”时莜萱这次没发火,而是询问原因。
他做任何事都是有理由的,从来不会随性而为。
朱一文给出理由:“因为你没有那种意思,但是她有。”
他直接拿出一沓照片让她看,全部都是偷拍,什么时候拍的时莜萱都不知道。
基本都是艾丽莎在看着自己背影,目光痴痴的,那种眼神就是傻子都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!
“还用我多说什么吗?”朱一文道。
时莜萱道:“不用了,让我想想,我想一个人静静,等我想明白了再给你答复好吗?”
“可以。”
时莜萱拿着那沓照片回房间,一张张再仔细翻看,越看越心惊。
艾丽莎看自己的目光确实是爱慕,这样的眼神她熟悉,多年前从另一个男人眼中见过,简宜宁看她的目光中也有这样的光芒。
但艾丽莎的眼神却让她慌乱,心就像是小鹿乱撞一样。
这是简宜宁看自己的时候,从来没有过的感觉。
而多年前另一个男人也用这样的目光看她,她也是心如小鹿乱撞一样。
是动心了吗?
答案是的,但她不想承认。
时莜萱虽然不歧视同性恋,但她还是接受不了自己可能被“掰弯”的事实。
她想了一晚上,深思熟虑后告诉朱一文:“辞掉艾丽莎吧,这件事你来做,小猪那里也是你来解释。”
“没问题。”朱一文满口答应。
第二天一早,朱一文让人给艾丽莎叫到书房。
不是他的心腹根本没资格被叫到书房去,盛翰鈺隐隐感觉到不安,但还是去了。
敲门进去,朱一文递给他一张支票,告诉艾丽莎:“你被辞退了,这是给你的补偿,出去后不要打着夫人的名号做事,有困难可以打支票后面的电话,会有人帮你。”
支票上有足够艾丽莎富足过一辈子的钱,她一个寡妇人单势孤,如果有人见钱起了坏心思也不是不可能。
朱一文考虑事情很周到,连艾丽莎离开后可能遇到麻烦都想到了。
艾丽莎摇摇头,给支票推回去不要。
也没有问突然辞退她的理由,他心里有数,其实从踏进这个书房他就明白要发生什么。
“为什么不要?”朱一文抬起头,语气仍然平淡,目光中却闪过一丝狠厉!
艾丽莎如果有不应该有的心思,他不介意手上多一条人命。
让一个底层社会的女人在这个国家无声无息的消失,朱一文有这个能力。
盛翰鈺和他是同一类人,自然知道他现在心里想什么,他表示:夫人给我的赏赐已经足够生活好多年,我不能在奢望更多。
朱一文目光中的狠厉不见了。
艾丽莎没有苦苦哀求他,要求留下来,这让他对艾丽莎多了一点愧疚。
他把支票重新递给艾丽莎让她必须收下,告诉她这也是夫人的意思,然后让人送她出去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