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5章

但却连门都没进去就被挡回来。
时莜萱派人传了一句话——解铃还须系铃人!
老爷子到家,让儿子去负荆请罪。
焦恩宇不愿意,梗着脖子和父亲犟嘴:“凭什么我去请罪?要是道歉也应该她时莜萱到我们家道歉。”
“她们家悔婚在前,后面有侵犯我隐私,还弄的我们家损失惨重,我不去。”
“这件事没完,我要不给朱家弄散架就不姓焦……”
“啪!”
他话没说完,就被父亲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断。
这记耳光扇的很重,焦恩宇耳朵“嗡嗡”响,嘴角都流出血来。
老太太哭着扑过去护住儿子,责怪老伴这是要给儿子打死吗?
要打死就先打死她,反正儿子要是有个好歹,她也不要活了。还说当年要不是他使劲拦着,让儿子和那女人结婚,现在还不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?
焦老头气的没办法,指着老伴骂她惯子如杀子。
当年那女人要是个好的,他也不会因为那女人是外国人死活不同意。
儿子被鬼迷心窍,她也要跟着一起胡闹吗?
但也不能继续动手了,一家人闹的很不愉快,事情还得解决。
……
佣人过来汇报,说是齐夫人来拜访的时候,时莜萱其实也不想见。
但齐夫人给齐衡也带来了,打名义是带儿子过来找时然玩。
她明知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还是让佣人给客人领进来。
齐夫人带了好多贵重的礼物来,见面让儿子和时然去玩,却不让艾丽莎走:“艾丽莎等等,我有话想对你说。”
艾丽莎根本不想理她,用手势嘲讽:您还是离我远点好,免得谣言再给您也带上。
齐夫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讪讪道歉:“对不起啊艾丽莎,我这个表哥也就是小时候见过,后来他们全家到米国发展就很多年没见了,再后来回国才重新联系上,我是真不知道焦恩宇会变成现在这样,否则我就算脑子进水也不能给你介绍到火坑里去啊?”
她肠子都要悔青了,本来是想结亲,俩好变一好。
结果结亲不成反结仇,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她一定会躲远远的不趟这趟浑水!
齐夫人说的诚恳,艾丽莎还是没什么表情,直接就走了。
有时莜萱在这,不用他自己出头。
齐夫人给礼物奉上,表示这是姑父送的一点小意思,又说了很多好话,请求时莜萱放过焦家。
时莜萱本来也没想给焦家赶尽杀绝,焦家百年基业要是毁在自己手里也不像话,她提出一个条件:要焦恩宇在全国最有影响力的电视台发表个声明,声明艾丽莎是同性恋的事情是他造谣,目的就是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。
只要声明发出去,她立刻就停止对焦家的经济制裁,否则就等着拼鱼死网破吧!
齐夫人满口答应,一天后焦恩宇果然到电视上对艾丽莎道歉,为她洗清嫌疑。
这件事表面上是过去了,但时莜萱和艾丽莎却被焦恩宇记恨上,只等有合适的时机就要报复回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