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3章

她很干脆表示:不去,一天都不去!
这就不近人情了,好不容易给她争取到的机会不珍惜。
要是真就随了艾丽莎的意思,明天一口回绝人家,只怕这样的名声传出去,她一辈子都嫁不出去。
时莜萱耐心被磨的丁点不剩,她沉下脸道:“不去也行,二十天后你就准备嫁人吧,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,我可以让人给你绑上喜车当新娘!”
说完扭头就走,好言商量不行不是吗?
那就不用商量了。
回到房间时莜萱躺在床上气的睡不着,满脑子都是艾丽莎!
这女人平时别看好说话,要是她不愿意的事情不管怎么强迫也没用,好像一个人,像谁呢?
时莜萱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人——盛翰鈺!
好好的怎么就想起他了?
时莜萱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想起过盛翰鈺,这段时间有多久?
她仔细想了下,好像是从艾丽莎住进来以后。
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就想起那个人来了。
“笃笃笃。”
外面有人敲门。
都这个点了,不会是佣人。
时莜萱以为是朱一文回来,找她有事情要说,于是起身去开门。
结果开门见艾丽莎站在门口,门开后她立刻举起一张纸,上面写道:“我可以进去吗?”
除了她手里拿的这张,另一只手还有一摞纸张,看样子是打算长谈。
时莜萱让开门口:“进来吧。”
艾丽莎走进房间,又举起一张纸,上面不只写了字还有画。
画上有两个小人,一个像是艾丽莎的小人鞠躬给神似时莜萱的小人道歉,旁边还有旁白:都是我的错,你不要生气,明天我去见那个人,好吗?
别看艾丽莎字写的不好看,歪歪扭扭的,但画画的还挺好,两个小人都特别像。
既然她同意和焦恩宇见面,让时莜萱头疼的难题解决了,她满肚子火气也就消一半。
但还是得给艾丽莎说明白,她又强调一遍在时然房间时候说的话,明确表示确实问过她,她同意自己才去给焦家回的话!
艾丽莎不再辩驳,又恢复到往常百依百顺的样子,不管她说什么都点头,全部同意。
但时莜萱能感觉到她并不愿意,只是为了自己才这样做的。
这样的感觉让她非但不高兴,还很不舒服!
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什么啊?
是为艾丽莎后半生能幸福,能有依靠。
但如果她同意嫁人的目的只是为了让时莜萱高兴,时莜萱宁可得罪齐夫人和焦家也不想让她委曲求全。
“艾丽莎,明天你还是别去了,我亲自去焦家退聘礼,赔礼道歉。”时莜萱最终决定。
第二天她从焦家回来脸色不太好,时莜萱到L国以后还第一次被人这样落面子。
本来这件事也没公开,按理说反悔也没有什么,她除了退还聘礼还送上一份厚礼。
但焦老太太话却说的很难听,甚至还诅咒艾丽莎一辈子都嫁不出去!
结亲不成也不能立刻就翻脸不认人啊?
时莜萱也不是好欺负的,当即怼她几句,怼的老太太脸都白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