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8章

时莜萱却接过牛奶一饮而尽,喝完眼泪差点都落下来了。
她有点哽咽,问道:“你怎么会想起热牛奶给我喝的?”
被问到,盛翰鈺才恍然大悟。
自己百密一疏,忘记了L国没有喝热牛奶的习惯,他们都喝冰的。
他解释:你说过以前喝热牛奶,所以我就去热了一杯。
确实说过,在夏令营午休的时候,时莜萱给小猪将故事时说过,只是随便提一嘴没想到艾丽莎居然记住了。
而且温度正好,就和她以前喝过的一样。
以前是五年前,她和那个人在一起生活的时光里。
每天早上那个人不管多忙,都会亲自热杯牛奶放在她床头,醒过来喝的时候温度刚刚好……
……
夫人大早上从艾丽莎房间里穿着睡袍离开的事情,很快就有人汇报给家主。
朱一文这天就没出去。
吃过早饭让时莜萱跟他到书房去“商量事情。”
关上书房门,时莜萱说话很不客气:“你又想干什么?阿宁已经被你气走了,他和艾丽莎之间清清白白的什么都没有。”
朱一文问:“你就这么笃定他们之间是清白的?”
时莜萱:“当然,阿宁是我多年老朋友了,我当然相信他。”
朱一文:“既然是你多年老朋友,你相信他,为什么昨天在这的时候你不说,而简宜宁已经被气走了你才说?”
时莜萱语塞。
他继续道:“昨天还是一副要成全人家的样子,今天就到我面前兴师问罪了,你这态度转变的可真快,一晚上都住在艾丽莎房间里,你俩什么关系?”
时莜萱怒极。
但还没等她发火,朱一文就让她直接爆炸。
朱一文建议:“昨天我让人给简宜宁准备的新房真挺不错的,不如你过去看看,喜欢你就和艾丽莎搬进去,哪里不喜欢我再让人调整……”
“闭嘴!”
时莜萱现在也有给他书房砸了的冲动。
“艾丽莎是我姐姐,姐姐懂吗?亲情懂吗?”
朱一文不太懂。
本来他就对亲情什么的关系特别单薄,当年想害死他的人都是亲戚。
时莜萱见用这条说不通,又换一种说法,这次说通了,朱一文相信她俩只是在一起聊天,没有别的。
解释通了,时莜萱转身就走。
不想看见他,也不想再跟他说话,非我族类还是不沟通的好,免得早晚有一天会被他气死。
……
江州。
简宜宁走出机场,连家都没回,直接到顶盛集团找云哲浩。
结果在外面被秘书拦下:“对不起先生,我们总经理陪董事长去视察项目,还没有回来。”
“他们走多久了?”
“昨天走的。”
简宜宁不相信,板着脸诈她:“你说谎,你们董事长根本就没在国内,他在国外呢。”
秘书像是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简宜宁:“先生您不相信没关系,但也没必要羞辱人吧?我怎么就说谎了?江州日报上都写的,难道我还能有先知先觉,串通报纸一起骗您吗?”
“何况骗您对我又没有什么好处,我根本没必要这么做。”
简宜宁从表面上看,好像是相信她的话了。
但他没有走,而是坐在办公室外面的待客区等他们回来。
行啊,不是去视察项目吗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