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7章

萱萱也许会因为这件事对简宜宁疏远,对自己百利无一害!
不承认吧,自己就要有麻烦。
但内心会得到安定,半辈子都没有做过亏心事,难道要因为爱情就做出背叛兄弟和良心的事情吗?
简宜宁虽然是情敌,但在盛翰鈺心里一直都是兄弟。
左右为难。
“怎么不敢说吗?”时莜萱给她鼓气:“没事,你告诉我实话,我不会生气的,我就想知道当时真实的情况……”
于是艾丽莎摇摇头,表示简宜宁没骚扰她。
“没有?”
时莜萱猛一下坐起来,气愤道:“好呀,司机说谎,想不到他这么老实的人都说谎骗我,一定是朱一文授意,让他这么做的……”
说完掀开被子下床,就要去找他算账。
艾丽莎拽住她,摇头摆手不让去。
然后给她分析厉害:司机是家主的人,虽然她是夫人,但夫人惩罚家主的人也是打家主的脸。
还有作证的不只是司机自己,当初还有不少保镖都看见了,他们都可以作证。
众口铄金积毁销骨。
这么多人都看见了,她再惩罚司机,只怕是其他人也不服气。
而且简宜宁已经离开,不如这件事在家里冷处理,谁都不再提慢慢就过去了。
背后她再和简宜宁道歉,告诉他相信他是被冤枉的,会更好一些。艾丽莎告诉时莜萱:简先生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,怎么想,他在乎的是你怎么想。
你只要能还给他清白,别人完全可以忽略不计。
这样一分析,时莜萱是不冲动了。
但更不解了:“你说阿宁没有骚扰你,他也这样说,为什么司机保镖和你们说的不一样?当时到底都发生了什么,你告诉我。”
就算是不追究责任,她也需要知道真相。
盛翰鈺告诉她,是他想给简宜宁拿矿泉水,却不小心弄他一身,然后简宜宁就很生气训斥自己几句。
训斥他脸皮厚,明明是佣人却拿自己当主子看……
时莜萱对他的话深信不疑,心里甚至还有点责备简宜宁小题大做。
就这么点事,有什么解释不清楚的?
非要支支吾吾不说明白,只是赌咒发誓他不喜欢艾丽莎。
不喜欢就不喜欢吧,走了也行。
等他气消了,打个电话说开就没事了。
时莜萱放下心里的包袱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盛翰鈺躺在她身侧,眼睛都不眨一下盯着她看。
心爱的女人就睡在身边,虽然什么都做不了,但两人只是这样的距离,就足够他感觉到幸福。
……
第二天早上,阳光透过窗户,照到时莜萱脸上,她才懒洋洋的伸个懒腰醒过来。
一夜无梦,神清气爽。
只是睡醒就听见管家在外面大声呵斥佣人,嗓门也太大了,吵的很。
而她居然不是不吵醒的,而是一觉睡到自然醒。
时莜萱发现,最近睡眠质量明显提高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好像是从艾丽莎住到别墅来,她失眠的毛病就越来越轻。
艾丽莎推开门从外面进来,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。
递给她,用手势示意她趁热喝。
时莜萱没接,只是瞪圆眼睛盯着他看,看的他心里发毛。
他用手势问: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吗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