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4章

朱一文也不阻止,砸就砸吧,都是一些身外之物而已,砸了可以重新置办新的,但他要看看简宜宁最后怎么收场。
简宜宁砸完书房,扔下一句话:“我回国,马上就走。”
他果然就走了,拎着箱子气哼哼走出大门,时莜萱拦都没拦住。
最后只能派人送他到机场,时莜萱本来想送他,但朱一文派了二十多个保镖跟着,大概是怕她跟简宜宁私奔了。
简宜宁现在看见朱家的保镖和司机就气不打一处来,要不是他们以偏概全,只看见他一个动作就乱汇报,他又怎么会独自回去?
昨天晚上他还发誓这次一定要带时莜萱母女回国,一天都没到,却只能自己独自回去了。
虽然没让她送,简宜宁却给她留下一句话:“你等着,我一定会给你找到证据,证明你误会我了。”
时莜萱心想我误会你什么了?
你什么都没说好不好?
不过没等问,简宜宁已经离开。
简宜宁离开,宅子里最高兴的人就是时然了。
时然高兴的直拍手:“太好了,这个人终于走了,他走了就不会跟我抢妈咪了。”
盛翰鈺蹲在时然面前,食指放在唇边做个噤声的动作,让她小点声,被妈咪知道会不开心的。
“嗯。”
小姑娘听话,点点头,只捂嘴偷笑。
盛翰鈺笑不出来,他知道简宜宁这次离开的匆忙,一定是回去找证据了。
先找到他没在江州的证据,然后给那些提供给时莜萱,再揭穿他的身份,到时候他就是想藏也藏不住!
不过他是感激简宜宁的,简宜宁已经认出他身份,就没有当时就拆穿,更没有在朱一文面前拆穿他。
如果自己真实身份就这样大喇喇被拆穿,能不能看见明天早上的太阳都两说。
但简宜宁回江州也不行啊,时莜萱知道他是没有生命危险,但后果恐怕更严重!
时莜萱最讨厌别人骗她,因为她聪明,聪明被骗会觉得是莫大的屈辱。
被发现后,赶出朱家,赶出L国都是轻的。
他就怕萱萱会从此再也不理他,甚至一气之下和简宜宁越走越近就麻烦了。
简宜宁不是朱一文。
他这些天已经看明白了,朱一文和时莜萱的婚姻有名无实,相互欣赏有,爱慕没有。
不过简宜宁爱了时莜萱多少年他也知道,比自己时间长,浓度并不减!
现在他还有一丝丝机会,若是时莜萱一气之下转投简宜宁怀抱,那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。
好不容易才给等到天黑,时然回自己房间睡觉,盛翰鈺连面具都没摘,衣服也没换,就迫不及待锁上门,从床夹层拿出电脑,发出视频邀请。
当对面露出云哲浩和盛泽融两张惊愕的脸,他开口:“是我。”
开口就能听出来了,盛翰鈺的声音。
“噗——”
盛泽融捂着嘴,却捂不住眼角眉梢的笑意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云哲浩爆笑。
只是爆笑还不过瘾,又“咣咣”用拳头砸桌子,很快就笑的看不见人——呲溜到桌子下面去了。
“滚——”
盛翰鈺准备找他俩说正事,俩人却笑成这样。
他气的一把给假发拽下来,然后硬往下拽面具,拽两下没拽下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