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3章

给简宜宁和艾丽莎?
如果没有昨天和今天的事情,时莜萱会觉得这主意不错。
但今天艾丽莎和简宜宁俩人的相处她看到了啊,这不是乱点鸳鸯谱吗?
时莜萱心直口快,性子单纯,不擅长隐藏情绪。
她所有的想法都在脸上,一看就能看出来。
朱一文站起身往电梯方向走过去,边走边道:“你们就不想跟我看看新房吗?”
看新房是假,想三个人单独说话才是真的。
于是俩人跟上,三人也没去所谓的新房,而是到了书房。
关上门后,不等简宜宁质问,朱一文指着时莜萱率先开口:“阿宁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,昨天你信誓旦旦要给她幸福,今天就背着萱萱骚扰艾丽莎!”
简宜宁差点当场去世。
“你听谁说的?我没有。”
他没有给怀疑艾丽莎就是盛翰鈺的事情说出来,因为这里是L国,是朱一文的地盘。
如果艾丽莎真是盛翰鈺假扮的,他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生活这么长时间都没被发现,简宜宁害怕朱一文对他下死手。
朱一文表面上彬彬有礼,那是因为没惹着他。
惹着他试试?
简宜宁不敢试。
他和盛翰鈺是情敌,但也要公平竞争,背后捅刀子的事情他不能做。
朱一文反驳:“你没有?没有你摸人家脸干什么?”
简宜宁快要爆炸了,却仍然得耐着性子辩解:“谁说我摸艾丽莎脸了,谁看见了?”
“司机是我的人,你觉得他不应该告诉我?”
“咣当!”
简宜宁没站稳,跌在地上。
完蛋,浑身是嘴他也说不清了!
他不再说话,脸还通红的,朱一文只当他默许:“别看艾丽莎出身不高,但她现在是我夫人的姐姐,也就是我亲戚,你敢对她不好,我还是不能饶了你。”
这样一说,让时莜萱也有点疑惑。
她好奇的凑近简宜宁:“阿宁,这是真的呀?”
虽然疑惑,好奇,但并不难过。
现在让时莜萱唯一担心的就是简宜宁别是受刺激才这样做的,这样对艾丽莎不公平!
简宜宁死的心都有,但现在还不能死,死了就成冤死的了。
“假的假的完全是胡说八道,怎么可能是真的?别人信也就算了,时莜萱我想不到你也信?”
“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?就算我心里没有你,也不可能看上她,他是个什么东西?身份地位长相哪里能配的上我……”
开始时莜萱还认真听着,听着听着脸色就冷下来。
见时莜萱脸色不好,简宜宁脑袋“嗡”一下,反应过来了。
刚才头脑发昏只想着撇清关系,却说了很多不应该说的话。
说出来的话就好像他追求时莜萱,只是因为看上俩人身份匹配,太过功利了。
“萱萱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“你不用解释了,我能理解。”时莜萱表示理解。
本来嘛,他说的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。
简宜宁长相,身价,社会地位确实不是艾丽莎能够比拟的。
“能理解个屁,你一点都不理解。”
简宜宁气的感觉自己要爆炸。
又有要给世界毁灭的冲动,但这两样一样都不能实现,最后他就给朱一文的书房砸了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