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3章

时莜萱执意不肯离开,朱一文别看表面上温文尔雅,但实际有多么心黑手狠她是知道的。
不心狠,他当年也活不下来。
简宜宁也知道朱一文行事风格,现在他开始后悔没做足功课,冒冒失失直接就闯进来,结果弄的现在很被动。
“影子你出去,听话。”他现在只想所有的后果都自己承担,不能给影子牵扯进来。
自己没来的时候,她在这过了五年都是平平安安的,不能自己刚到就给她置于危险中。
时莜萱:“要走一起走,要不就都留下。”
俩人相互扶着,同样的一脸紧张兮兮。
朱一文耸耸肩,还是笑的温和:“你俩别这样啊,好像我是老虎能吃了你们似的,夫人你也不用紧张,你都没有给我刚才想做什么事情弄清楚就这样表情,让我很难过的。”
“难道你就不想刚才我们为什么发生争执?还有我刚才想对他怎么样吗?”
“嗯,你说。”
时莜萱给简宜宁搀扶到沙发那里坐下,离他远一点,离门口近一点。
虽然她知道门口就守着保镖,外面更是有几道关卡,而且时然还在呢,不可能跑的出去。
但离朱一文远点也能有个心里安慰,图个心安吧。
朱一文笑了下,给刚才简宜宁进来俩人的谈话复述一遍,说完时莜萱没吱声!
他又道:“你不用紧张,我不会杀他灭口,如果我是那种草菅人命的人,当年也不会和你签什么合同了,直接弄死封口不是更好?”
当年出事的时候,时莜萱就发现了朱一文的秘密。
他后来脱险没有伤害她,而是和她签合同。
时莜萱无话可说,也为刚才太紧张冤枉了朱一文感觉到不好意思:“对不起先生,刚才我误会您了。”
朱一文却旧话重提:“夫人,你觉得我提议如何?你要是没意见他也会同意,但你们第一个孩子要姓朱。”
“不行。”
“不行。”
俩人异口同声,全都反对。
朱一文脸色冷下来:“既然你俩都不同意,我也不会强迫你们,不过离婚就不要想了,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提,我朱家只有丧偶,没有离婚!”
“出去。”
俩人从书房出来,时莜萱还好,简宜宁无精打采。
时莜萱就劝他:“我就说这件事没那么容易,你还不相信,现在相信了吧?你回去休息别多想,在这边玩几天就回米国吧。”
“不行,要走也是一家三口,你,我,时然。”简宜宁道,很坚定。
时莜萱感动,但走廊不是说话的地方,人多眼杂的。
加上天色不早,就让简宜宁回客房休息,这件事情要从长计议,急不得。
她是真不急,简宜宁急!
其实在时莜萱心里,和朱一文过一辈子或者和简宜宁过一辈子都差不多,怎么都是一辈子,区别不大。
她会答应简宜宁,是被他痴心一片打动了。
……
盛翰鈺房间。
“姨姨,你也太笨了吧?我都拼出来两个了,你连一个都没有拼出来。”时然嘟起小嘴,不高兴了。
俩人在房间里拼积木已经一下午了。
一下午盛翰鈺都心神不宁,手上虽然动作没停,心却早就飞到外面去了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