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9章

时莜萱现在才知道,为什么这五年都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,而五年后盛翰鈺弄出这么许多的事情来,原来他这五年是在监狱过的!
既然盛翰鈺是在监狱过的,那他和简怡心……
简宜宁觉得很有必要给时莜萱科普下,这五年江州都发生了什么事。
“影子,我们到那边说。”
不远处有个亭子,亭子里面有坐的地方。
站的时间太长脚都麻了,而他准备说的话还需要好长时间。
俩人往亭子走过去,站在窗边的盛翰鈺指甲掐进手心里。
该死,天都快黑了还不回家?
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?
这时候身后传来动静:“姨姨,你站那看什么呢?让我也看看。”
时然带着佣人给他送饭,送完就在他房间一起吃了,吃饱孩子就困,于是自己房间也没回,就在他床上睡着了。
现在时然醒了,盛翰鈺只能过去陪孩子。
用手势告诉她,姨姨在看外面有好多小飞虫,让她不要出去玩。
时然信以为真:“好的,我不出去玩,姨姨你陪我拼积木吧。”
说完跑出去,很快又跑回来,怀里抱着简宜宁送给她的积木。
小嘴巴巴不停的说:“这是干爹送给我的乐高,有好多好多块,妈咪说我坐不住,指定拼几块就跑出去玩了,我一定好好拼,拼一座和家里一模样的宅子让妈咪高兴……”
“干爹还送我一个电脑上的东西,说很好玩很好玩,等我们拼完积木就去玩那个,干爹真好,他夸我是好孩子。”
“姨姨你生病了好可惜,都没有见到我干爹,干爹长的可好看了,是我见过长的最好看的男的……”
干爹就是简宜宁,当亲爹听到女儿一个劲夸干爹的时候,心里又酸了。
不过简宜宁送给时然的礼物他很高兴,想法和他不谋而合。
小姑娘之所以每天淘气闯祸,就是因为聪明才智没有用对地方,只要用对地方,她就会在小朋友中脱颖而出!
他也想送这样的礼物,还没有来得及却被简宜宁抢先了,不高兴。
不高兴归不高兴的,但还是得陪女儿一起玩。
打开包装盒,密密麻麻几千块各种形状,大小不一的塑料片被小姑娘“哗啦啦——”全都倒出来。
一大一小拼起来。
……
宅子外的凉亭里。
简宜宁终于说完了,时莜萱半天没说话。
最近几年,虽然她给手已经伸到江州,处处和顶盛作对,但也只是授意别人做,没有自己亲自插手,并不知道盛翰鈺进监狱的事情。
她对江州发生的事情全部都避讳着,就连娘家也一直都没有联系。
只是请朱一文派人不时打听下,只听时禹城的消息。
养父对她有嗯,从小也是真心对她好,所以时莜萱只牵挂时禹城一人,别人死活都没她没关系。
就因为这样,她也不知道江雅丹死了,时雨珂残了还疯了。
只是在几个月前时禹城中风没人照顾,她才让人给爸爸送到最好的疗养院去,本来是计划还想回国看看的,但还能等回去就被盛翰鈺找到这来了。
还有盛翰鈺没有娶简怡心,这也出乎她意料之外!
本来她认为俩人应该早就结婚了,说不定孩子都有两三个了,但他俩五年前没有结婚,五年后也没有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