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章

时莜萱不信,简宜宁不让她喊人煮醒酒汤,俩人就在餐厅拉拉扯扯,为这种事情纠结起来没完也不像话。
简宜宁建议:“我们出去走走吧,边走边聊,也能醒酒。”
既然她固执的认为他是喝多了,那就喝多了呗,只要她高兴,都行。
“好。”
时莜萱痛快答应,俩人走出大门,在外面随意的走着。
“影子你俩到底是怎么回事?还有当初都发生了什么?当年我在大海上漂泊了半个多月,飞机失事附近海域的鲨鱼都认识我了,我也没找到你的踪影,你是怎么生还的?还有时然为什么姓时而不是姓朱?她是盛翰鈺的孩子吧?”
他有太多的不知道想知道,有太多的疑问要问。
这一连串像是连珠炮的发问,问的时莜萱吃吃笑:“我反悔了,就不告诉你,急死你。”
他太好玩了,急的差点就蹦起来了。
合着刚才在自己面前表现出的成熟稳重,全部都是装出来的呀!
简宜宁还是以前的那个简宜宁嘛,时间仿若就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,他还是那个阳光大男孩!
“哎呀——”
他差点当场去世。
急死了,哪有这么气人的。
时莜萱哈哈大笑,这几年她从来没有这么畅快的笑过,老朋友见面就是开心。
她现在有点后悔,简怡心是简怡心,简宜宁是简宜宁,不应该给他姐弟俩混为一谈。
“哎哟!”
笑的肚子疼。
明明都是些很不愉快的往事,但遇上简宜宁,她竟然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“别急,我给你讲,都告诉你。”
时莜萱告诉简宜宁,当初他在大海里没捞到她,是因为她根本没坐那班飞机!
是邻座大姐看她脸色不好,告诉她坐飞机对胎儿不好,也许保不住,她于是就下来了。
却不想大姐好心一句话,救了她和孩子一命!
而她从飞机上下来,还没等到出机口就遇到一场激战,而她就是看见不应该看见的东西,被那些人绑架了。
当时和她一同被绑架的人就是朱一文……不是,那些人主要是为了朱一文,带上她只是意外。
她还是到了L国。
而到L国就被关起来了。
她被和朱一文关在一起,主要负责照顾朱一文日常起居。
但她自己还是个孕妇呢,谁照顾谁都两说。
那一段时间,她和朱一文都认为活不成了,俩人约定:假如能活着出去,他照顾她周全,她帮他东山再起!
后来他们活着出来了,朱家内斗进入白热化,在时莜萱的帮助下朱一文在很短的时间就赚到不少快钱,解决了资金被冻结的问题,也在内斗中脱颖而出,成了朱家家主。
至于孩子,时莜萱解释说:“时然是我女儿,是我拼着命生下来的,她自然要跟我姓。”
她没有明确告诉简宜宁,时然是谁的女儿!
却间接的说了小猪出生年月日。
她确实是盛翰鈺的女儿!
她好像什么都说了,又好像什么都没说。
简宜宁追问:“那这么多年,你和朱一文怎么没生个属于你们自己的孩子?”
时莜萱瞪他:“我俩是合作婚姻,又不住在一起,怎么生?”
……
他最想要知道的答案已经出来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