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3章

不过当初被淋雨,他发烧差点烧成肺炎,时然却是一点事都没有。
时莜萱都快高兴疯了,直说是艾丽莎带来的好运。
对,现在时莜萱所有对他的好,其实都是给艾丽莎而不是给他盛翰鈺的!
他甚至不敢让她知道自己身份,只怕她知道后,自己就会被立即赶出去。
宅子里上上下下都是一派喜气洋洋,高兴的场面,只有盛翰鈺站在窗边自怨自艾,心里酸溜溜的不是个滋味。
他没出去,早在昨天晚上他就开始装病,借口不出去。
让他去迎接简宜宁?
才不要。
他去米国找简宜宁问时莜萱下落,他明知道却装傻充愣,宁可冒着破产的危险都不告诉自己,现在还想让自己去迎接他?门都没有。
去机场迎接的人回来了,一排劳斯莱斯车队缓缓开进来。
简宜宁从车里下来,手里拉着打扮的花朵一样的时然。
时然蹦蹦跳跳跟在简宜宁身边,朱一文和时莜萱走在旁边,几个人说说笑笑,气氛融洽。
“刷——”
盛翰鈺拉上窗帘,一头倒在床上,蒙头睡觉。
……
楼下客厅。
简宜宁打量着朱家豪宅,果然名不虚传。
到底是家里有钻石矿的人家,连吊顶都是钻石镶嵌的,富贵到了顶点!
时莜萱五年没见,也没多大变化,还是那么年轻漂亮。
由此可见她这几年生活的还算如意,女人只有在幸福的状态下才能永保年轻,要是思虑过重,经常麻烦不断, 就算再昂贵的化妆品和保养也无济于事。
时莜萱笑眯眯道:“阿宁,你好不容易来一次,这次来不要急着走,在这多住些日子。”
“行啊,我是没问题,只怕你先生不高兴。”简宜宁开个玩笑。
当年盛翰鈺的醋劲他是领教过的,浓浓的像是醋缸成精,离很远就能闻见酸味!
但朱一文没有。
朱一文笑道:“不会,家里虽然人多但都是下人,夫人平时也不喜欢结交外面的人,自己孤单的很,正好你们老友相见,就在这多住些时日,陪陪她。”
这话让他说的,表面看没任何问题,但就是不像做丈夫应该说的话。
简宜宁决定等闲下来,好好问下他们夫妻到底是怎么相处的。
他也笑道:“好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,我在你们家多住几天,要是嫌我碍眼可一定要明说啊,我这人愚笨,看不出眉眼高低。
简宜宁要是愚笨,那么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聪明人了。
他是自谦才这样说,当然也有开玩笑的成分,没有人会真的那么想。
时莜萱也笑,和简宜宁说本来有个人想介绍给他认识,是自己刚认下的姐姐。
只是不凑巧,姐姐生病了所以今天见不上,但来日方长,总会见到的。
“那女人什么来路,可靠吗?”简宜宁警觉。
他觉得影子心思单纯,善良,容易相信人,害怕她上当受骗。
不放心,他又叮嘱一句:“你可别被人骗了。”
朱一文插话:“放心,不是还有我把关嘛,艾丽莎背景我都调查过,没有任何问题,而且救过她们母女俩的命,人品也是信的过的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