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2章

工作上的事情谈完了,时莜萱回到房间给简宜宁打电话。
只响了一声,简宜宁立即接听,熟悉愉悦的声音从对面传来:“影子,影子是你吗?哈哈哈哈哈,我不是在做梦吧?你终于舍得主动联系我了?”
开始他也以为时莜萱死了,伤心了好几年。
直到两年前朱一文联系他,他才知道时莜萱没死,还嫁给L国首富朱一文成了朱夫人。
俩人有一个女儿,虽然时莜萱没说女儿是谁的,但朱一文让他看过时然照片。
只凭那双眼睛,简宜宁就知道孩子是盛翰鈺的。
虽然知道时莜萱没死,让他很高兴,欣喜若狂的那种。
但时莜萱过了三年才联系他,还不是自己联系,而是让朱一文跟他接触,这让简宜宁自尊心很受伤。
不过也能理解。
当年简怡心找到时莜萱,谎称是他告诉的地址,在时莜萱心里他就是叛徒,能主动联系他还是说明她心里还拿自己当朋友!
现在时莜萱主动给他打电话,是不是说明五年前的事情,已经不生他的气了?
简宜宁还是老样子,热情活波,说话幽默,俩人许久没联系也没有陌生感,在电话里聊的十分好。
本来时莜萱是想提醒他加强安保,注意别着了飞鹰他们的道。
毕竟树大招风,简宜宁在当地的名声可是响当当,富的流油。
但还等她开头,简宜宁就道:“影子,听说你和女儿前段时间被绑架了,你们没事吧?”
她嗔怪:“哼!你什么时候听说的?事情都过去多久了才想起来问,我们还是不是朋友?”虽然责备,但并不是真心的,她知道简宜宁为什么不问。
虽然没问,虽然相隔很远,但一直都牵挂着她……们母女!
“我想问啊,我不敢主动联系你。”简宜宁实话实说:“我怕你不想见我,不想跟我说话,怕你还在因为五年前的事情生气。”
“不会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,永远都是好朋友。”
一句话说的简宜宁既高兴又难过。
好朋友重新联系上,见面的事情自然也提上日程。
行程其实早就已经安排好了,不过原来计划是他到L国只和朱一文见面,谈具体事务,现在两个好朋友冰释前嫌,自然是要见面的。
……
朱家上上下下准备了两天。
张灯结彩,迎接贵客!
朱家大门敞开着,火红的地毯从大宅门口一直铺到城堡关卡处——也就是当初盛翰鈺被卡住没进来的地方。
大宅外面挂着巨大条幅,上面写着欢迎的话语。
院子里所有的树都披红挂彩,处处挂红灯笼。
这是L国迎接贵客的最高礼仪,要不是因为有严格的等级规定不能逾越,时莜萱都能给皇家礼炮弄来!
朱一文亲自到机场去接人,时莜萱一大早就带着时然到关卡处等着迎接,客房自然都是收拾好的。
大宅里最好的客房。
简宜宁要来,这待遇和盛翰鈺当初比起来……没法比!
强的不是一星半点,天上地下,云泥之别!
盛翰鈺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当初自己来,萱萱连面都不见。
现在简宜宁要来,给她兴奋的不得了,这几天只忙活这件事了。
吃穿住行就没有一样考虑不精细的,现在更是一大早就带女儿到门口接,天气预报还说有雨呢?孩子淋到雨怎么办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