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1章

朱一文蹲下身,打断她的话:“小猪想不想爹地呀?”
“想!”
他在孩子额头印了一吻。
不管是谁生的,这是他的女儿,他朱家的继承人。
刚才小家伙的话,让朱一文感受到危机!
他不会允许一个佣人,在女儿心目中的位置比他还重要。
但朱一文表面上没有任何不满,不露声色的和女儿互动。
问她当时在幼儿园怕不怕?
有没有受到惊吓?
还让随从给礼物搬进来,绝大部分都是送给女儿的!
各种漂亮的公仔,娃娃。
不是商场里买的,而是他让人在世界各地找大师手工定制的限量版。
全部都是世面上没有的新款。
另外还有小女孩们都喜欢的,扮家家酒用的小玩具,餐具,娃娃成套的衣服,裙子,甚至是小房子这些。
但小猪好像并没有很喜欢,她只是看了一眼,然后就拉着朱一文继续聊姨姨了。
小猪不喜欢,时莜萱很喜欢。
全部都搬到她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朱一文给她也带了礼物——一袋子钻石,白的粉的蓝的都有。
鸽子蛋大的钻石,就像是石头一样装在袋子里,让她拿着玩。
时莜萱打开只是看一眼,和时然一样道了谢,然后就兴致勃勃去摆弄那些公仔!
价值不菲的钻石,母女俩就没有一个人喜欢的。
……
朱一文书房。
时莜萱随着他进去,关上门,朱一文道歉:“对不起啊,你们母女最需要我的时候,我没在你们身边。”
“这怎么能怪你呢?谁也不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情。”时莜萱道。
朱一文让她到书房来,一般都是公事或者说些很重要的事情。
俩人表面上是夫妻,但实际上只是一对相互欣赏的合作伙伴!
“有件事要跟你说下,飞鹰那伙人已经逃到米国了,去的位置就在简宜宁所在的州,我提醒他,他好像满不在乎的样子,不如你亲自跟他说下吧。”
五年来,时莜萱和简宜宁虽然都相互知道对方的情况,但联系并不是很多。
“好,我一会儿就给他打电话,对了,你不是说阿宁要到L国来,什么时候到?”
当初说的时候是一个月左右,现在算下时间也差不多了。
朱一文道:“我最近事情有点多,还真没问,不如这样,你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一并问了。”
“好。”
然后俩人又聊些生意上的事情。
时莜萱现在表面上是朱一文夫人,职业家庭贵妇。
但她却没有和一般贵妇一样在家里只是照顾老公孩子,忙活插花品茶逛街这些事情。
朱一文这几年在商业上的发展,离不开时莜萱的功劳。
只是她在暗处,朱一文在明处,别人不知道罢了。
L国对女人要求很多,女人在外面抛头露面,出去赚钱都是没有男人依靠的“可怜人”,虽然活做的多,薪水却少的可怜。
而且没有任何体面的工作给她们,体面的工作全部都是男人的,“女强人”这个词在这里是贬义词。
朱一文虽然是L国土生土长的人,却不会墨守成规。
他见识到时莜萱的才能,当即决定跟她合作,既解决她不能抛头露面的难题,又能给自己增添个隐形的助力。
俩人一拍即合。
多年来合作愉快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