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4章

她没等想明白艾丽莎为什么要这样做,突然歹徒毫无征兆的顺手从人群中拽出一对母子,就在人群边上。
如果刚才不是艾丽莎给她们推到中间的位置,很可能被拽出去的就是她们。
现在被拽出去的人是齐衡和他妈咪。
母子俩刚才差点就逃出去,可惜还是被逮回来,脸上各挨了几记耳光,被踹了几脚。
母子俩怒瞪歹徒,齐夫人不止不怕,还威胁歹徒: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知道我是谁吗?你们要是聪明的就给我们放了,否则让我老公都给你们枪毙。”
“啪!”
她没想到威胁没好用,脸上还挨了一记耳光。
大胡子冷笑:“枪毙我们?我先毙了你。”
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她就要扣动扳机,胆子小的女人发出一阵阵尖叫声。
“坏蛋不许打死我妈咪,你们放开我妈咪……”齐衡也冲上去又扑又咬。
这时候就应该低调听话,然后谋划怎么安全脱身。
这母子俩平时也是横惯了的,在今天耍横并没有用。
大胡子被咬吃痛,随手一甩给齐衡甩出六七米远,摔在地上半天都没有爬起来。
“齐衡——”
谁都没想到,小猪会突然站起身喊他,并且还要冲出去救。
时莜萱拽一把没拽住,到盛翰鈺身边被他及时抱在怀里,急忙对歹徒鞠躬致歉。
一个黄毛小丫头,胆子还不小。
歹徒大概认为小姑娘也翻不起风浪,加上艾丽莎态度很好,就没追究。
时莜萱道:“她家里在L国很有地位,你还是不要冲动的好,不管你们是求财还是求什么,为了一个女人坏了大局不值得。”
她给了歹徒面子,加上她说的也有道理,歹徒们也就算了。
只是又甩给齐夫人几个耳光,让她老实点,一会儿让她说什么就说什么,要命还是听话,选一个。
齐夫人刚才差点被打死,惊出一身冷汗,终于意识到在这些人面前耍横没有用,只怕继续横下去,自己和儿子都要交代在这了。
她连连点头,表示同意。
大胡子就当着众人面打电话,自己报警!
“警察局吗?我是飞鹰,我现在在皇家幼儿园,有不少学生和家长都在我手里,你们过来一趟吧。”
飞鹰?
有人听过飞鹰的名号,当时就吓的晕过去。
飞鹰是当地一个很著名组织的二把手,大哥叫秃鹫,一年前被警方抓到监狱里准备执行死刑了,这时候他们到幼儿园来就是想用这些人做人质,救大哥。
警察局。
接线员慌慌张张向警署署长汇报:“署长不好了,有人绑架了皇家幼儿园的学生。”
“胡说,一定是哪个醉汉喝多酒报假警,拿我们寻开心呢,不用管……”
电话还没挂断,署长说的话,大胡子在这边听的一清二楚。
他招手让人给齐衡母子带回来,对他们道:“说话,告诉警察你们是谁,这里是哪。”
齐衡妈妈还算镇定,没有像是别的夫人太太吓的说不出话。
她吐字清晰给自己位置,还有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下,最后报出身份:“我是你们齐长官太太,我和儿子齐衡都在他们手里。”
……
警铃声大作。
无数警车停在皇家幼儿园外面,幼儿园被围的水泄不通,但狙击手却找不到合适的狙击位置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