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6章

艾丽莎笑了,笑的很开心,也很内疚。
时莜萱虽然不明白她的笑容怎么会有这么多内容,不过笑起来还挺好看的,她盯着艾丽莎看,看的艾丽莎好像是有点不好意思,用宽大的衣袖遮住脸。
“哈——艾丽莎你还会害羞啊?”
时莜萱觉得她很有意思,和她拉起家常:“艾丽莎,你结婚没有?”
盛翰鈺点点头,但紧接着又摇摇头。
时莜萱不解:“结了就是结了,没结就是没结,你先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?”
问完不等他回答,自己就想“明白”了。
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“艾丽莎,你丈夫死了?”
盛翰鈺吞咽下口水,差点被自己口水呛着,于是他点点头,等于默认。
“也是个可怜人。”
时莜萱下意识去拉他的手,想要安慰他,盛翰鈺立刻触电般躲开。
他不敢,脸可以伪装,手却没有办法伪装。
平时他干活的时候都会刻意给手藏起来,这要是被时莜萱摸到,一碰就知道是男人的手。
天知道他多想被她握住手,多想跟她亲近,只是他不敢。
时莜萱也没多想,只是觉得好笑:“你胆子这么小,在开始的时候却敢忤逆我,是因为小猪吗?”
这次他又点点头。
艾丽莎对“小猪”是诚心诚意的好,这点时莜萱都看在眼里。
一般只有做过母亲的人,才更懂得怎么照顾小孩。
艾丽莎有过“丈夫”应该也有小孩子,只是她到朱宅已经半个多月了,也没见她请假去看过孩子。
时莜萱不是喜欢八卦的人,如果是平时她也不会问,但现在无事啊,闲着也是闲着,正好聊闲话。
“艾丽莎,你有孩子吗?”
他又点头。
“哦,孩子多大了,男孩子还是女孩子?”
艾丽莎停顿下,然后指指在河里疯玩的“小猪。”
于是时莜萱懂了:“哦,和小猪一样大,也是女孩?”
又点头。
时莜萱冒出个想法,自己觉得挺不错:“艾丽莎,你给你女儿也接过来吧,让你女儿和小猪一起上幼儿园,住在家里……”
“咳咳……”
盛翰鈺这次没忍住,还是被口水呛到了,猛烈的咳嗽。
“你没关系吧?”
他摇摇头,表示没事。
不过时莜萱说的“没关系”好像和他理解的不是一个意思。
时莜萱道:“没意见这件事就这么定了。”
就这么定了?
“没关系”等于“没意见”?
盛翰鈺发现自己的理解出现偏差,急忙摇头摆手表示不用。
但俩人好像一直就没在一个频道上,时莜萱道:“你不用跟我客气,学费的事情也不用担心,全部都算我的,这件事不需要家主同意,我能做主。”
盛翰鈺相信她能做主,问题是他从哪里弄一个孩子去啊!
没办法,他只好继续解释,解释自己没有孩子。
“刚才你说有的,怎么又没有?你捣什么鬼?”时莜萱脸耷拉下来,不悦。
谎言只要开始,就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。
说一个谎话,就需要用一百个谎话来圆!
盛翰鈺现在就是这种情况,他解释说孩子在老家,爷爷奶奶看着。
因为自己“丈夫”死了,他们不让她带走孩子……
可怜的盛翰鈺,一个大男人为了不让时莜萱生疑,硬是给自己包装成一个身世凄凉,可怜,被婆家赶出来的弃妇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