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8章

盛翰鈺急忙给小姑娘搂在怀里护着,怒瞪时莜萱,意思是:干嘛这么凶?她还只是个孩子。
时莜萱平时对佣人很和蔼,唯独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,不能被反对!
就连朱一文反对她的教育方式,她都会当场翻脸,何况艾丽莎只是新来的佣人。
“你松开她,听见没有?”
盛翰鈺不松,只是一个劲摇头。
时然还太小,不太能弄明白这里面的厉害关系,她只知道有人护着自己就是好人。
“不松开,艾丽莎不要松开我,妈咪大坏蛋,艾丽莎比妈咪好……”小孩子口无遮拦,她只是很委屈,觉得去给妈咪摘桃子回来还要受罚不应该。
但这些话听在时莜萱耳朵里,却是另外一层意思。
时莜萱觉得是艾丽莎教坏了女儿,平时小猪从来没有说过别人比妈咪好。
就算是她给小猪屁股都打肿了,也是妈咪最好!
现在可好,一下都没打呢,艾丽莎就已经比妈咪好了。
时莜萱感受到来自艾丽莎的威胁,这个人不能留,她来还不到一天就给女儿哄成这样,这要是时间长了,是谁的孩子就不一定了。
“来人,给她俩拽开,送小姐回房间!”
她高声叫佣人给俩人强行分开,时然被抱回房间,盛翰鈺被留在客厅里。
小姑娘哭了一路。
边哭边喊:“妈咪不讲理,是坏人。”
“不许打艾丽莎,她是好人……”
时莜萱越听越气。
当然她不能因此就让人打艾丽莎,给他的惩罚比打一顿严重多了。
她从手腕上褪下一只赤金金镯子递到他面前:“艾丽莎,你救了小姐的命,我还没来得及谢你,这只镯子送给你,你还想要什么尽管提。”
盛翰鈺接过那只镯子戴到自己手腕上。
然后摇摇头,意思不要任何东西了,只这一个就很满足。
他之所以会收下镯子,是因为这是时莜萱戴过的东西。
当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有了偏见,就会觉得他做什么都是错的。
盛翰鈺收下镯子而不再要别的,时莜萱就认为他是欲擒故纵,想要图谋更多的东西。
一点不要会被怀疑,要多了会被认为是贪心,所以更不能容他。
她嘲笑道:“我奉劝你还是识实物的好,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要我就会高看你一眼,不可能的。”
“现在机会摆在你面前就要好好珍惜,免得过后后悔。”
盛翰鈺感觉到时莜萱和以前有变化,现在多了些上位者的威严,少了点以前的活波。
以前的时莜萱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,她会觉得不是什么大事,但现在好像不对!
盛翰鈺察觉到危机,但他还是摇摇头,表示什么都不要。
“你被辞退了。”时莜萱冷冷宣布完,然后结束谈话,转身准备上楼。
机会她已经给过,是她自己不要的,怪不得别人!
时莜萱想过她会不服,会闹。
但她没有想到这个人胆子太大了些,他居然拦住自己去路,目光恳切的希望留下来。
“不可能。”
她一口拒绝,但还是给他个机会: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你可以提物质补偿,只要不过分我都会尽量满足你,留下来绝对不行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