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0章

当盛翰鈺重新站在王勇面前的时候,王勇也竖起大拇指:“可以,这谁都看不出来了。”
盛翰鈺为了混进幼儿园,接近时莜萱的女儿,下足一番苦功夫。
除了戴人皮面具,学化妆外。
他还认真揣摩L国大妈的走路姿态,习惯……在街上差点被误会成猥琐变态的男人!
别的都很完美,只是嗓音改不了,就算捏着嗓子用假嗓发声也不像,“大妈”的声音没有那么尖细,太假了。
盛翰鈺索性决定装哑巴吧,反正幼儿园要的是在厨房里做饭的阿姨,能不能说话都没问题。
一切就续,开始行动。
……
朱家豪宅。
手下给朱一文汇报:“家主,盛翰鈺已经离开回国了。”
朱一文问:“消息准确吗?”
“千真万确,上午王勇亲自给他送上飞机,我们安排在那边的暗线传来消息说,好像是江州那边有事情。”
“去查查江州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“是。”
手下答应着离开,朱一文突然对时莜萱道:“你还爱他?”
他认识时莜萱五年了,从来没见她像现在这样反常过。
这几天时莜萱总是心神不宁,沉默寡言。
虽然表面上极力掩饰,什么都不说,但她内心是怎么想的,朱一文就算猜不到全部,也能大致差不多。
他也爱过。
知道爱一个人的滋味。
时莜萱面色闪过一丝慌乱,遮掩道:“你胡说什么呀?我不爱他,我和他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,再没有瓜葛。”
“我有事情想和你谈,我们到书房去说吧。”朱一文率先往书房走。
去书房谈的事情都是顶顶重要的事情,时莜萱不知道他想跟自己谈什么,但还是跟在他后面往书房走去。
关上门后。
朱一文却不说话,只是盯着时莜萱看,眼睛都不眨一下,仿若要看进她心里去。
“怎么了?”
时莜萱一脸懵,朱一文今天很反常,为什么要这么看自己。
朱一文道:“我想给小猪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,真正的爸爸,如果你没有意见今天我们就搬到一个房间住,做正常夫妻你看行吗?”
时莜萱没想过他突然会这么说,当即反对:“不可以,我不愿意。”
话说出口才发觉太生硬了,生硬的伤人家自尊心。
“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时莜萱开始往回圆话:“我的意思是说现在这种状态挺好的,这些年我们母女受你照顾已经很多了,小孩子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,以后我会让她谨言慎行,不许胡说八道……”
“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嘛,合同还没到期……”
越描越黑,越解释就越解释不清楚。
时莜萱说着说着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,有点语无伦次,干脆闭嘴。
“好,我知道了,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。”
朱一文宽厚的笑下:“你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,对了,下个月阿宁要过来谈合作,到时候我们好好喝几杯。”
他不留痕迹改变话题。
“好啊,小猪一定非常高兴。”时莜萱顺着他话题道。
……
L国最好的幼儿园。
盛翰鈺跟在管事的身后,边走边听训话。
“厨房是我们幼儿园最重要的地方,首先人必须干净,然后才是做饭好吃,手脚也要干净,如果被发现偷厨房东西,你会被立刻辞退……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