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7章

朱夫人?
她结婚了?
那个男人虽然有钱有地位,但会对她好吗?
他和朱一文在米国见面的时候,盛翰鈺能感觉到朱一文的敌意,却在提到时莜萱的时候,感受不到他的爱意。
他想到俩人会认识,或者是合作伙伴,但就是没想到时莜萱会是朱夫人!
“翰鈺,你怎么了?你脸色不好,要不要请医生?”
王勇心再粗,也察觉到盛翰鈺不对劲。
他脸色非常差,像是突然生了一场大病。
“我没事,对不起我一个人静静,你能……”
“好。”
王勇不等他说完,痛快道:“我在你对面开了房间,有事你随时过来找我。”说完出去了。
他刚走,盛翰鈺眼泪就掉下来。
刚才他一直在忍,拼命的忍!
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没到伤心处。
伤心到一定程度,泪腺根本就不受主观意识控制。
哭着哭着,他又笑了!
五年来,盛翰鈺第一次又露出久违的笑容,萱萱还活着,不管怎么样她活着就是应该高兴的事情,不是吗?
无数个午夜,从噩梦中惊醒后,他都会想:如果萱萱活着该多好?
只要她活着,哪怕从此俩人再无交集,只要她活着就好。
现在愿望成真,她确实没死,远在万里外的异国他乡,他应该高兴,应该祝福她。
高兴吗?
不知道。
心情很复杂,悲喜交加。
萱萱还活着当然高兴,但她却成了别人的夫人,盛翰鈺高兴不起来,甚至有立刻冲过去,给她抢回来的冲动。
但也只是冲动而已。
萱萱不是物件,她是个人。
是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女人,如果她不愿意在,应该有很多办法离开。
但她没离开,应该很幸福吧?
盛翰鈺希望她幸福,但更希望她的幸福是自己给的。
接下来的两天里,他连房间都没有出。
朱一文资料别人找不到,王勇能。
这两天他在房间就抱着一大堆资料研究,要不是王勇派人催促,盛翰鈺连饭都不想吃。
两天后。
他从房间里走出来,虽然整整瘦了一圈,但精神尚好。
眼里除了清冷,居然还有种异样的光彩。
王勇给他的资料里写:时莜萱和朱一文有个四岁半的女儿,出生日期……让他重新又燃起希望。
他要见时莜萱。
这次没让王勇安排,而是自己去了朱家豪宅。
……
朱家太大,大的像个城堡,距离豪宅还有好远,盛翰鈺就被护院拦下:“干什么的?”
盛翰鈺道:“我是你们夫人故交。”说完递上名片。
“您稍等。”
护卫进去通传,盛翰鈺足足等了有十分钟时间,护卫才出来:“对不起请您回去吧,我们夫人说不认识您。”
“不认识我?”
呵呵。
曾经的夫妻,竟然说不认识。
不认识就不认识吧,盛翰鈺也不纠缠,开车回去了。
护卫看着车走远,这才给宅子里打电话:“告诉家主,那个人走了。”
佣人到书房汇报:“家主,那个叫盛翰鈺的人走了。”
“嗯,这件事不要告诉夫人。”朱一文头都没抬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