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6章

上一次“小猪”爬树,就因为怕孩子从树上摔下来伤到,朱一文就下令给外面所有的树都砍掉!
其中不乏百年老树,谁反对都没有用。
后来还是“小猪”自己说喜欢那些树,并且保证再也不往上爬了,那些树才能幸免于难。
只是每棵树下面都放了厚厚的垫子,甚至在树上还做了各种防护措施。
现在又是要堵护宅河,下次还不知道是什么。
这是大事,小事类似的不计其数。
时莜萱头疼,头疼不只因为孩子,还有盛翰鈺又顺藤摸瓜找到这来了,怎么办?
她不知道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。
五年前飞机失事,她没在飞机上!
本来她已经换过登机牌,上了飞机,但无意中邻座大姐一句话让她又打消乘坐飞机的念头。
她脸色不好,孕吐。
大姐是妇产科医生,说这么远的长途飞机对胎儿不好,建议她能不坐就不坐,于是她就下来了。
本来也没有明确的目的,想去L国只是因为这班航班时间早,去的距离远,她当时只想远远的离开而已。
但怎么都没有想到,飞机居然会失事!
时莜萱知道自己差点乘坐的飞机在太平洋上空失事的消息,已经是三个月后。
命运总是很神奇,冥冥中仿若有定数,想去的地方一定会到达,虽然很曲折。
她当时从飞机上下来,没走几步就看见一架私人飞机上有人斗殴,很血腥的那种。
机场重重安检居然还有人带武器?
时莜萱想快走几步,赶紧离开却已经晚了,从飞机上“飞”下来一个人,就在她身边,满脸都是血。
但一双眼睛特别清亮。
他说:“帮我。”
理智告诉她不能管,这时候还是保自己命要紧。
但手脚却不听使唤,从地上搀扶起那个人躲起来。
他受伤很严重,当他手下找到俩人的时候,那人昏迷不醒,时莜萱本来是好人帮忙却被他手下不分青红皂白带走。
那个人当年她帮过的人就是朱一文,朱一文家族内斗,他赢了,成了朱家家主!
……
L国首都最高档的国际酒店。
总统套房。
门口站一排穿黑色半袖,露出强壮胳膊和文身的彪形大汉。
光头,脸上戴着墨镜,不用看眼神,偶尔路过的客人也会绕着走,太吓人了。
“翰鈺,没想到能这么快就看见你,我太高兴了。”一名强壮的像是狗熊一样的男人激动的抱了盛翰鈺一下。
男人叫王勇,是盛翰鈺狱友,当年不打不相识,反而接下很深厚的友谊。
盛翰鈺也不跟他客气:“我这次来不是找你叙旧,有事情想找你帮忙。”
“好,要什么你一句话的事。”
王勇答应的很痛快。
俩人先是不打不相识,后来就成了生死之交。
要不是盛翰鈺帮忙,也许现在他还没有自由,所以盛翰鈺的事就是他的事,能帮要帮,不能帮也要帮。
“给我查下这个人和朱一文是什么关系。”盛翰鈺给时莜萱资料发给王勇。
在L国,没有人敢调查朱一文,但王勇,敢!
他拿起手机看一眼,还真见过。
王勇对盛翰鈺道:“这是朱夫人,你认识?”
盛翰鈺的心像是被人用大锤狠狠砸了下,痛的不行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