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8章

李总对董事长感激涕零,但简宜宁知道这件事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他连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,怎么可能帮他儿子解决国内的麻烦。
这件事跟盛翰鈺指定脱不了干系,简宜宁不会因为他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就觉得他是好人。
他去盛翰鈺住的地方找他算账。
门口守着保镖,拦着他不让进。
简宜宁是来算账的,当然没有好语气:“滚开,不让开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。”
“哐”。
简宜宁鼻子上挨一拳,很没出息的倒在地上。
“干什么?也不问问是谁就出手,给简先生扶起来,道歉。”盛翰鈺出来了,站在门口装好人。
保镖答应着要扶简宜宁起来,他赌气甩开不用,自己扶着墙站起,怎么看盛翰鈺都不顺眼。
忍不住嘲讽:“你真是越来越有能力了,以前虽然脾气臭好歹还是个好人,现在黑白两道通吃,也不知道是人还是鬼?”
“进来吧,鼻子都流血了。”
盛翰鈺被嘲讽一点都不在意,给他请进房间让服务生送来冰块敷在鼻子上消肿止痛。
不等简宜宁说话,他就给他来意道出来:“你是为李总的事情来的吧?我没给他儿子怎么样,而且还变相的帮了他解决不了的事情,你要是为这件事找我算账就太不应该了。”
“不过要是想感谢我,告诉我点信息,我还是很愿意听的,要不要喝咖啡?我这没有别的,黑咖啡要不要?”
黑漆漆像是墨一样的咖啡,不加糖不加奶,他喝的津津有味,简宜宁只是看着就觉得能苦到心里。
他急忙拒绝:“不用,你自己喝吧。”
本来是过来算账的,但让他这么一说貌似还有点道理。
他有点好奇:“翰鈺哥,你以前从来不喝咖啡,这么苦能喝下去吗?”
盛翰鈺以前从来都不喝咖啡,就是觉得太苦了。
甚至加糖也会觉得苦,现在看他喝的津津有味,很是享受的样子,简宜宁真不想不出来他是怎么咽下去的。
“你尝尝?”
他笑眯眯接一杯给简宜宁递过去,只是冒出来的热气都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。
简宜宁急忙摇头:“不要不要,我喝不下去。”
于是盛翰鈺打开冰箱取出矿泉水给他,简宜宁这次接过,拧开瓶盖喝一口: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我送你。”就差直接撵了。
“我回哪去?”盛翰鈺明知故问。
简宜宁急了:“当然是回江州啊,在这边你该做的事情不是都做完了吗?这才几天啊,天马都快要被你折腾破产了,你还没出气?”
盛翰鈺摇头:“我从来没有给天马当成对头,更没有给你阿宁当成过仇人,而且我也没做什么呀,出气从何谈起。”
简宜宁差点没让他气晕过去。
好家伙,这几天“盛翰鈺”这三个字在当地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的。
人们都知道从神秘的东方来一个近乎神级的人物,能量巨大,为人低调,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就给赫赫有名的天马集团差点逼进死路。
现在他居然还装无辜,说自己没做过什么。
还想做什么?
简宜宁知道他想要什么,但盛翰鈺要的他不能给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