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章

“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?”简宜宁狠狠瞪他。
“你知道应该怎么办。”盛翰鈺给出答案。
简宜宁气急败坏:“我是知道,但我没办法啊,你要的人已经死了,已经死去五年了,当初飞机失事掉进天平洋里摔死了,连尸体都没找到……”
“我不信。”盛翰鈺很平静,平静的就像是这三个字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
“你爱信不信。”
简宜宁赌气转过身,不理他。
就像是小时候玩游戏,每次输急了他都这样的表情。
和盛翰鈺一起玩游戏就是找虐,简宜宁没赢过,一次都没有!
“让那个人过来吧,这次他也损失不少,还真能沉的住气,呵呵。”盛翰鈺道。
“哪个?”简宜宁装傻。
他也不计较,道:“哪个你不是应该比我清楚嘛,天逸董事长,让他过来吧。”
“我和他斗起来,自然就没有时间和精力给你找麻烦。”
简宜宁脸色变了,盛翰鈺能看出来他是在很控制,不过还是没控制住情绪,甚至手指都在轻轻抖动。
“盛翰鈺,你太过分了。”
简宜宁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虚张声势:“挖墙角,撬客户居然都挖到我董事长办公室来了,你这样的人品传出去,还有哪个敢跟你做生意?”
“阿宁,都到这份上了,你还跟我装傻有意思吗?或者说你当我是傻瓜。”
简宜宁当然不会给他当傻瓜,装傻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这是他最后一张底牌,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亮出来。
他和那个人都想到盛翰鈺能顺藤摸瓜摸到这条线上来,只是没想到能这么快!
快的他们还没有想出妥善的办法,就已经到这一步了。
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简宜宁给心一横,心想爱咋滴咋滴吧,大不了从头再来,或者破产买个小房子,提前退休。
已经想到最坏的结果,心里有底自然就无所畏惧。
简宜宁下逐客令:“你走吧,我明天就申请破产,资金重组,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。”
盛翰鈺微微皱眉。
他没想到阿宁宁可破产,也不肯给那个人透露给他。
他这么做也只是为给那个人的地址逼出来而已,并不是真的想给简宜宁怎么样。
盛翰鈺回去了。
回去后没多久,天马退单的那些客户纷纷回头。
股票上涨。
已经办离职手续的管理层和员工,大概率回头赔礼道歉,希望继续留在天马工作。
只有李总没有,他没过来是不好意思。
于是简宜宁主动找到他,希望他继续留在公司工作,李总感激涕零,也给没说出口的原因说出来。
他留在国内的儿子不成器,欠了高利贷被债主抓起来了,儿子给他电话让他辞职,说只要他不在天马工作,那些天价债务就一笔勾销。
而刚才,就在刚才,老婆打电话过来报平安。
说是儿子已经被放回来了,债主不只免除全部债务,还让江州所有设赌场,放高利贷的地方都不许他儿子去玩。
等于被坏人拉进黑名单,以后就只能做好人了。
并且还让他安心在天马工作,说这一切都是简宜宁安排的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