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章

天马的命脉是金融,股票受影响别的必然会牵一发而动全身,说不定这么多年的心血就在今朝毁于一旦了。
股东又开始沉不住气,接二连三过来问他是怎么想的?
而且说话越来越不客气,甚至有人说想死自己去,别拉着他们陪葬之类难听的话。
简宜宁没辩驳,也没发火。
他们说的没错,这样下去天马还会不会在真不好说!
“你们都回去放宽心,我还有不少积蓄,如果天马倒了损失都算做我的,大家的钱一分不少我赔给你们。”简宜宁给股东吃定心丸,于是才又给他们打发回去。
虽然他在人前故作镇定,但心里也没谱。
盛翰鈺现在就是个疯子,他要不是不松口,他还真能给天马弄垮。
简宜宁感觉自己现在就是站在明处的猎物,而盛翰鈺是躲在暗处的好猎手!
不急不恼,不紧不慢却有成竹在胸一定会给他吃掉。
但什么时候吃,是什么样的方式吃都得看他心情。
第四天,天马股票果然下跌百分之十三个点。
作为投资发家的天马,总公司股票居然被人做空了,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。
简宜宁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第五天,股票持续下跌,公司管理层纷纷辞职,就连从江州跟他过来的老人——李总也把辞职申请发进简宜宁的邮箱里!
别人辞职他都不生气,但被老部下背叛,简宜宁气不打一处来。
他把电话打进总经理办公室:“到我办公室来一趟,现在,立刻,马上。”
不多时,李总到了。
低着头站在他面前,像是做错事的孩子:“对不起董事长,我知道这时候不应该辞职,但我实在没有办法。”
“给我个理由!”简宜宁言简意赅。
这几年准备挖他墙角,出高薪让李总过去的公司也不少,但他都没动心,一直对简宜宁忠心耿耿。
他相信盛翰鈺出的起价钱,但更相信这不是钱的事。
“您,您别问了,这次确实是我对不起您,但我真的是没办法呀,呜呜呜……”
一米八的男人哭的泣不成声,但就是怎么都不说。
“行,你出去吧,你的辞职申请我批准了,什么时候改变主意想回来了,我永远都欢迎。”
李总出去,接连又有公司重要位置的管理层辞职。
简宜宁同样问他们理由,但这几个人都说了。
辞职的理由都不一样,不过每个人都弱点都被很准确的挑出来,一击即中!
简宜宁挺不下去了,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,现在他就快成光杆司令,再坚持下去真破产不可。
他气咻咻给盛翰鈺打电话:“你过来吧,到我办公室谈。”
“谈什么?”他还跩起来了。
简宜宁道:“你来再说。”
盛翰鈺来了,还是风度翩翩,帅气逼人。
不过天马公司的人见到他,这次没有一个人上前犯花痴,都自觉的躲着走!
能在一个星期内,给一家跨国集团公司弄的差点活不下去,这样的男人还是少招惹为妙,免得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推开董事长办公室的人,盛翰鈺进去坐沙发上翘起二郎腿,气定神闲: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