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章

他在用激将法,好像是成功了。
盛翰鈺果真大口吃起来,吃的很香。
不过一顿饭吃完,盛翰鈺身上,脸上也没有任何反应,这让简宜宁奇怪不已。
他记得小时候,哪怕盛翰鈺无意吃到一小只虾仁,都会痒的难受好几天,现在居然一点事没有?他怀疑盛翰鈺吃了扛过敏的药。
盛翰鈺看出他想法,微微笑下:“我现在对海鲜不过敏,以前错过那么多好吃的,现在都要补回来。”
没错,他现在对海鲜不过敏了,只不过脱敏却付出好大的代价。
身上的红疹子一层摞一层,痒痛的像是千万只蚂蚁在身上不停的爬,又像是有一千只手拿针往他身上扎……
后来连小姨都反对他吃海鲜,看不下去他故意折磨自己。
他就出去到酒店吃。
盛翰鈺发现身上的痛楚越多,时莜萱在眼前就越清晰,他想要留住她,哪怕是虚幻的影像,哪怕是一分一秒也好。
只要能留住她。
然而,就连虚幻的影像也没留住多久,他居然脱敏了!
一顿饭简宜宁吃的索然无味,盛翰鈺却打着饱嗝:“真不错,人间美味。"
“翰鈺哥,你不会真想留在这吧?”简宜宁放缓语气,还用了以前的称呼。
“嗯。”
他点点头:“你现在孤家寡人一个,我也是孤家寡人一个,我留在这陪你,我们兄弟俩还能相互有个照应。”
简宜宁没有天真到会相信他的鬼话。
“你不用吓唬我,愿意留你就留下呗,不过留多久也是浪费时间。”
“是吗?那让我们拭目以待。”
盛翰鈺一天都没闲着,从简宜宁见到他的那面起,就是噩梦开始了。
中午吃过饭回到公司,就有几个“噩耗”。
本来准备和天马签约的几家公司突然转变主意,不签了,转身就投入对手公司的怀抱。
但这才是开始,第二天早上刚上班,退单就像是雪花般飞来,公司的人都懵了,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一上午简宜宁处理这些事情,忙的焦头烂额,事情却仍没有缓解还越来越多。
是盛翰鈺在后面捣鬼。
他根本没藏着,而是大摇大摆就放在明面上!
每个来退单的人都说的很明白:是盛先生授意,只要简董事长答应他一个条件,自然这些事就都没有了,所有的损失他都负责。
简宜宁不为所动,哪怕是所有的人都来退单,他也不会向盛翰鈺妥协!
不过只顶了一天就顶不住了,董事长一意孤行,底下的股东和高管都不理解。
集体到董事长办公室要说法,没有一个明确的解释他们就守在办公室不走。
“啪!”
简宜宁一巴掌拍在桌上站起来,怒道:“你们这是准备逼宫吗?我不同意自然有我不同意的道理,都给我滚。”
他轻易不发怒,不过发起火来全公司的人就没有一个不怕的,大家气势汹汹的过来,又都随头丧气的离开。
第三天开始。
天马股票也受到影响,跳的频率很不正常。
简宜宁双眼紧紧盯着电脑,冷汗都下来了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