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4章

盛翰鈺拍下自己脑袋,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,很善解人意道:“对,你们在在国外生活久的人都不愿意让朋友到家里去,保护隐私对吧?看我,在监狱住久了居然忘了这茬。”
“怪我怪我,我住酒店去,不过中午一起吃个饭,总是可以的吧?”
他话已经说到这份上,简宜宁要是再拒绝就不尽人情了。
何况他也不是冷漠的人,虽然心里明知道不接触的好,但还是道:“酒店我给你安排,中午你想吃什么?”
“听说你们这帝王蟹不错,吃螃蟹吧。”
简宜宁瞪圆眼睛,一点都不留情面道:“你要是找死在家死,别大老远的到我这找不自在,你对海鲜过敏别以为我忘了,要是想用这点讹我,从我这里榨取你想要的东西门都没有……”
说完察觉到不对劲,赶紧又给话拉回来:“你就算讹我也没用,影子确实不在了,我这里没有你想要的。”
盛翰鈺站起身扔下一张铜版纸名片:“中午见。”
名片上什么头衔都没有,甚至连名字都不全,只有一个“盛”字,外加一串电话号码。
简宜宁打个寒颤。
现在国际上非常流行这种名片,外表是铜版纸,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联系方式。
却是有夹层的,里面是一张金箔,金箔上才会有头衔和比较全面的联系方式,能收到这样名片的人,一种是很重要的客户,另一种就说明发放名片人的身份贵重。
看来盛翰鈺这五年在监狱里也没消停啊。
简宜宁拆掉外面夹层,里面果然有夹层,金箔上刻着五六个头衔,头衔上都是董事长,而每一个都是这几年刚兴起,极具潜力的集团公司。
公司遍布各个行业,包括金融投资业。
……
中午简宜宁到酒店的时候,盛翰鈺已经到了。
并且不只他自己,还有当地几名有名的商人,简宜宁都认识,很巧合都是他的商业对手。
“哼!”
简宜宁坐下,没给盛翰鈺好脸,几个人跟他打招呼也不理。
盛翰鈺对几人道:“抱歉各位,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,具体事情你们可以跟我秘书谈。”
几人立刻识趣离开。
简宜宁嘲讽他:“你行啊,在我面前装的像是痴情种子,万里找人,原来是到这谈生意来了?”
盛翰鈺纠正:“你没弄清主次,我找人是主要目的,谈生意只是顺便着带一下。”
“我这次来就没打算一次成功,所以是打着做持久战的准备过来的,既然要长久在下去,总不能让我什么都不做吧。”
赤果果的威胁,很明显,却没有说的太直白。
不过话里的意思,简宜宁听懂了,就是说如果他不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,他就会在这里跟他耗下去,直到他妥协。
“你随便。”
简宜宁不是五年前的简宜宁,不会被他一句话就吓的改变主意。
但还是生气。
盛翰鈺不是要吃螃蟹么?
行,点大个的。
一只硕大的帝王蟹蒸熟端上来,另外还有几道当地有名的海鲜,简宜宁貌似无意,实则故意:“翰鈺哥,你尝尝,这几道菜都是影子生前最喜欢吃的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