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3章

“你说,当年你为我姐闹出多大的动静?影子嫁给你你不好好待她,却在她准备选择我的时候你蹦出来横插一脚。”
“对,她是你妻子,你们有结婚证我争不过你,不过你既然决定跟她过日子不能好好过吗?我姐回来就回来你管她干什么?结果又生出许多事,害死影子你又要死要活进监狱。”
“影子已经死了,你就算进监狱就算给她陪葬她也回不来了,既然当初为了我姐做过那么多事,后来横在你们中间的影子不在,你怎么又不和她好?又对影子念念不忘?”
“是不是这世界上的女人只有死了,才配得到你的爱?”
他这一连串的指责,在监狱的一千八百二十五天里,盛翰鈺几乎每天都在想。
他反问:“你不是恨简怡心恨之入骨吗?你不是早就跟她断绝关系了吗。为什么刚才还一口一句‘我姐’的叫着,字字都透露出对她的心疼?”
简宜宁语塞。
脸都憋红了也没想到合适的理由,于是道:“我愿意,你管不着。”
盛翰鈺给出他答案:“虽然你生她气,虽然你和她断绝关系,但你们还是一奶同胞的亲姐弟,你还是挂念她的。”
“阿宁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你想想当初我们认为怡心不在了,我们都做过什么?伤心的人不只是我一个,怀念的人也不只是我一个。”
“确实当时我很伤心,但是自责愧疚占了多数,怡心为了我吃过很多苦,我现在仍然对她很愧疚。”
“以前我不懂爱,以为这就是爱,后来娶了萱萱我才知道什么是爱情,我心里爱的人是萱萱,从始至终只有她一个。”
“哼!”
简宜宁明明都听进去了,但还嘴硬:“看来这牢是没白坐,嘴皮子比以前利索多了。”
盛翰鈺:“萱萱在哪?”
简宜宁:“太平洋里,五年前就死了。”
盛翰鈺:“我不信。”
简宜宁:“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,反正她死了。”
盛翰鈺换了话题:“我大老远过来,你总不会连个住处都不给我安排吧?”
他想打电话让秘书安排,抓起话筒才发现线被拔了。
于是离开座位准备到外面喊秘书,盛翰鈺叮嘱:“不用特意安排,我住你家就行。”
“不行。”
简宜宁一口拒绝:“我家里不招待外人。”
“哦,是有不想让我见到的人吧?”他气定神闲。
“啪!”
简宜宁一巴掌拍在桌上:“盛翰鈺你什么意思?你是说我给影子藏在家里呗?你现在就跟我回去,如果影子在我家,随你发落。”
“但影子要是没在,你马上回国,并且再不许问我。”
盛翰鈺才不上当,他微微一笑:“你急什么?我就是随便问一句,至于你反应如此激烈嘛。”
简宜宁不说话,只是盯着他看,满满都是防备。
这男人变了。
变的比五年前狡猾,懂的变通,但也更危险。
他就像是一头随时准备出击的豹子,虽然叫声温和像小猫咪,但只要被他盯上就会被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下的那种。
盛翰鈺对简宜宁的防备尽收眼底,他表现的越紧张,他就越高兴。
说明他的判断没有错,从简宜宁这里打开缺口是正确的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