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7章

他不可能给盛翰鈺说情,他要死就去死好了!
简怡心在时禹城那里吃了瘪,四处找门路想救盛翰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门路,也没有人可以商议。
父母还病着,弟弟根本不搭理她。
最后没办法她只能去找盛泽融,以前盛泽融就是她和盛翰鈺身后的小尾巴,当时简怡心只当他是自己弟弟一样。
现在他也长成大男人了,能独当一面。
盛泽融给她出谋划策,俩人找到张律师,请张律师做盛翰鈺的辩护律师。
张律师同意但盛翰鈺一点都不配合,当事人一心求死就算律师再好也没有用,所有的罪名他都认,甚至不是自己的罪名也承认。
但是他想法注定失败,关键时候时禹城还是起到了作用。
他带家里来佣人到法庭上作证:佣人当初亲眼看见江雅丹是想害他误杀自己,而且他在第一时间让保镖报了警,盛翰鈺谋杀罪不成立。
虽然不是谋杀,他也没在第一时间给江雅丹送到医院去,也算间接谋害罪。
加上伤害罪两罪并罚,盛翰鈺被判五年有期徒刑。
盛翰鈺不服,提出上诉。
上诉理由空前绝后——判轻了,罪犯本人强烈要求死刑!
高一级法院觉得原来的判决合法合理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五年后。
监狱大门打开,盛翰鈺抱着袋子从里面出来。
他身上穿的还是五年前进去时穿的那身衣服,白衬衫,黑色裤子。
国际大牌就这点好,虽然时间过去五年,布料却仍然像是崭新的一样,款式也不过时。
只是肥了些,穿在身上有些大,不太合身。
外面阳光有些刺眼,他伸手放在额头上,挡住刺眼的阳光,也挡住了额头上明显的疤痕。
这道疤是在监狱跟人打架留下的,本来盛翰鈺进去就没想活着出来,打架下狠手,原本是想遭到更猛烈的报复,结果却在短时间内收获一堆小弟,成了大哥!
这五年盛翰鈺不和外面有任何联系,简怡心,盛泽融每个试探日都来看他,但他从来不见他们。
他不想看见曾经的故人,看见这些人就难免要想起曾经的事,还有那个让他想起就连呼吸都会感觉到痛的女人。
但就算不见,还是不能阻止他想起时莜萱。
五年来每一个夜晚,他几乎都会梦见时莜萱,梦见她对他笑,对他扮鬼脸。
梦见她一本正经在厨房做出特别难吃的饭菜,然后逼着他给那些全部都吃下去……
只有失去才知道珍惜,没有人能比盛翰鈺对这句话感悟更深刻。
他用五年时间怀念简怡心,又用了五年时间怀念时莜萱!
整整十年时间啊,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可以挥霍?
但盛翰鈺用十年弄明白什么是爱情。
他和简怡心青梅竹马,从小一起长大,他对她不是爱情,而且习惯。
习惯了简怡心在身边,习惯了从小长辈们就拿他俩打趣,所以日久天长他也就自然而然的觉得简怡心应该是妻子。
而后来大火。
他没有从火场里给简怡心救出来,更是内疚大于其他,所以那五年他对简怡心念念不忘,不是因为爱情,只是因为习惯和内疚。
然后时莜萱出现了,他的妻子,他的爱人,他刻骨铭心放到心尖上的女人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