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4章

“放开我,你们干什么?妈,你偏心的没边了,你这样不是帮简怡心,您只会害了她……”
简宜宁说什么都没有用,还是被母亲派人关起来。
……
时家。
盛翰鈺到时家去找人,连大门都没进去就落荒而逃。
盛翰鈺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这样狼狈,被时禹城拎着菜刀满小区追杀。
时禹城边追边骂,骂他是负心汉,渣男。
负了萱萱还好意思到家里来找,时家人死的死,残的残都是他害的,他时禹城就算拼了这把老骨头不要今天也要向他要个说法……
其实时禹城就算拿菜刀也伤不到盛翰鈺分毫。
他会躲而不是夺下菜刀,反过来羞辱时禹城全是因为看时莜萱面子。
不过虽然落荒而逃了,但他也能确定萱萱不在娘家。
都是自己太心急,昏了头判断失误,时雨珂在娘家休养,萱萱怎么可能回去?
他到简家找简宜宁,想看看他那边有没有进展。
车还没等到楼下,就见简宜宁一瘸一拐往这边跑,后面还有人追。
盛翰鈺让司机别停车,放慢车速,到简宜宁身边时打开车门一把给他拽进来。
“你怎么了?”他问。
简宜宁气呼呼道:“等找到影子我们就出国再也不回来了,这种家人不要也罢。”
“翰鈺哥,我也要跟你学,跟家里断绝关系。”
盛翰鈺差点给他踹出去。
车到商场,盛翰鈺让司机下车买部最新款的电话给简宜宁,怕时莜萱联系他收不到。
电话买回来放进去手机卡,开机后果然铺天盖地未接电话,消息传过来。
不过大多都是家里的,还有几个简怡心发过来的。
俩人最想知道的人并没有任何音讯,她已经不信任自己了?这让简宜宁心里很挫败。
不过他垂头丧气的样子,看在盛翰鈺眼中却很爽。
“你现在能理解我心情了吧?前些天防我跟防贼一样,真正该防备的人却没防住。”盛翰鈺说起风凉话。
简宜宁不服:“你手机不是也被安了GPS?何必笑话我,五十步笑百步。”
“再说我只有最开始那几天躲着你,后来见你不找了,我就放松警惕了。”
盛翰鈺嗤笑:“我不是不找,是不敢给你们逼的太紧,怕萱萱小月子做不好伤了身体。”
简宜宁牟然转头,震惊的盯着他看。
原来他们都误会他了。
他俩还以为盛翰鈺不找时莜萱,是发觉简怡心才是最爱的人,准备重修旧好。
也真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,所以在简怡心去找时莜萱后,才会被她三言两语迷惑,相信她的话。
“这么看我干什么?”
简宜宁说实话:“你这一个月没找影子,我们都以为你和简怡心好了。”他不想再叫姐,现在的简怡心和以前的姐姐仿若不是同一个人。
“放屁。”
盛翰鈺爆粗口。
简怡心又来找过盛翰鈺两次,不管是哭哭啼啼装可怜,还是柔声细雨讲从前,盛翰鈺都不再理她。
……
三天后。
“嘀铃铃——”
盛翰鈺刚睡着没一会儿,电话就响了,是简宜宁打过来的。
他拨到接听键,还没等说话,简宜宁就十分激动道:“快翰鈺哥快点去机场,影子在机场……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