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5章

现在这个人往她脸上撒盐,表面上看不严重,甚至都不值一提。
事实上等于给时雨珂曾经遭受的痛苦又再次重复一次,还有心灵上也等于再一次重创,时雨珂要是能不崩溃那就太强悍了。
“她没精神病吧?”时莜萱问。
不是关心,纯属好奇。
简宜宁再次对她竖起大拇指:“影子我太佩服你了,你真是神人,一猜一个准。”
时雨珂确实精神出了问题,病的还不轻,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,全是胡言乱言。
送精神病院吧,她身上还有别的伤。
但送普通医院,根本没有医院愿意接收她!
她精神不稳定,身上还有伤动不了却痛的要死,只要是醒着就大喊大叫,太耽误别的病患休息。
时禹城没办法只能找到简家医院,简家的医院他住过,得到最好的照顾和治疗。
但这次不行了,医院得到简宜宁授意,坚决不收时雨珂,给多少钱都不给治。
当然一定要在这治也行,医院院长告诉时禹城:“死了不管,出事不管,丢了也不管,你签责任认定书,签完就可以送进来。”
啥都不管,送进去干啥?
时禹城为了大女儿愁的不得了,哪都不要只能接回家请人照顾,因为照顾时雨珂就连江雅丹丧事都没办,直接火化骨灰寄存。
“活该。”
时莜萱一点都不同情她,弄到今天这一步都是她自己作的,不做死就不会死,怪不得别人。
俩人都默契的没提害时雨珂的人,不用说也心知肚明。
……
一个月后。
时莜萱肚子已经显怀了,她穿着孕妇装站在阳台上,艳羡的看着小区里的人。
人家都能出去溜达,只有她得在房子里养胎,开始让她静养的时候,时雨珂发誓只要孩子能保住让她做什么都行。
但这才过了一个月,她就开始不耐烦了。
除了躺着还是躺着,别说出去,就连站一会儿被简宜宁看见都要絮叨,叨唠起来还没完。
好在前几天医生过来给她做复查,说她恢复的不错,等满一个月就可以出去走走。
“咔哒”,大门口传来用钥匙转门锁的轻微响动——简宜宁来了。
他已经三天没来了,以前每天都到,突然就三天没来而且连电话都不打一个。
“你来了?”时莜萱笑盈盈迎上去。
他脸色不好,很严肃对她道:“影子,我们得出国,国内呆不下去了。”
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时莜萱看他神色就知道没好事,也认真起来。
简宜宁有点犹豫,不知道怎么对影子说才好,但这件事也不能瞒着,根本就瞒不住.
他组织下语言,道:“盛翰鈺突然像是发疯一样满世界找你,我也被人跟踪了,好不容易才甩掉尾巴到这来。”
“盛翰鈺”这个名字,俩人在这一个月中都刻意不去提起。
但现在不提不行了,因为他已经准备要打扰时莜萱平静的生活,必须要想出对策才行。
“他又发什么疯?”
时莜萱皱起眉头。
一个月前,她就以为盛翰鈺会找她,但是却没有。
她不想被盛翰鈺找到,但盛翰鈺什么动静也没有,她还会七想八想。
想他在做什么?
自己离开,他会不会活的很开心。
应该会很开心吧,她和盛翰鈺已经离婚,他不是正好和简怡心“破镜重圆”吗?
说不定俩人已经开始筹备婚礼了呢。
怎么在一个月后又突然想起找自己了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