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7章

她身上插着各种管子,脸色还是苍白的像纸一样!
他要求进去看看她,马灵儿阻止:“她太累了,现在需要好好休息,你现在去一定会打扰她,还是等过两天再说。”
不让进去打扰,盛翰鈺就守在外面等她醒过来,不离开一步。
简宜宁嘲讽:“现在装成一副痴情的样子给谁看?如果你真对她一心一意,就不会让她被人算计。”
盛翰鈺抬起头,猩红的眼睛满是憎恶:”简宜宁你别惺惺作态了,这件事你们简家人一个都脱不了干系。”
“你们简家算计我的这笔账,等萱萱出院咱们慢慢算!”
那天本来他是要去上班的,但简夫人在外面给他拦住,说是专家给出个治疗方案有很大希望能让简怡心恢复记忆,请他配合一下。
这种要求不过分,他很爽快就答应了。
本来是想和时莜萱说下,但简夫人一个劲催促于是也没说。
到对面,简夫人要求他和简怡心求婚,鲜花,婚戒都给准备好了。
那一刻,他是有点迟疑的!
简夫人抹起眼泪,说要不是五年前那场大火,早就应该是一家人了。
现在不是一家人,果然生疏的不行,就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……
盛翰鈺对简怡心一直都有愧疚,他希望简怡心好起来,重新寻找属于她的幸福。
简夫人这样说他就不再犹豫,答应了。
他像提线木偶般,拿着台词背。
还没有背的很熟练,简夫人就急忙告诉他可以开始了!
台词不熟练也没关系,让他戴上蓝牙耳机,她在别的房间念一句,他跟着说一句……
戴着耳机,所以他并没有发现楼下有人进来。
直到看见妻子出现在门口,失望的狠狠瞪他一眼。
他才发觉这好像不是治疗方法,而是个圈套!
“盛翰鈺你混蛋,是你想一脚踏两条船,都到这种时候了还想甩锅吗?”简宜宁一拳打在他面门上。
盛翰鈺也没客气,立即回手,俩人在医院就打起来。
“不要打,都是我的错,要打你就打我吧。”
简怡心跑过来抱住盛翰鈺,对弟弟道。
“哼!你俩没一个好东西,都滚开,不要在这打扰影子清静。”
简宜宁不可能对姐姐动手,但从今天开始,姐姐在他心里也不在是姐姐。
盛翰鈺不走,简怡心就抱着他一直哭。
她一直都在自责,责备都是自己的错,如果不是因为自己,妈妈也不可能想出这样的下策。
简怡心还说时莜萱摔下楼不是因为看见他们“求婚”的场景受刺激才摔下去的,而是有人推的。
推她的那个人戴着面纱,是和时莜萱一起来的。
当时张妈在看的清清楚楚,她可以作证。
简怡心这招祸水东引很成功,盛翰鈺想起他冲出来的时候确实看见一个戴面纱的女人跑出去,只是当时为了救时莜萱就没去追。
害他的妻子,害了他的孩子还想像没事人一样在旁边看热闹吗?
他不可能放过这个人。
时莜萱不会马上就醒过来,盛翰鈺决定去找这个人给妻子报仇。
电话打给管家,他也马上就知道戴面纱的女人是时雨珂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