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0章

盛誉凯又被送进警察局,证据确凿,他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供认不讳。
没过两天,盛海尸体在离江州二百多海里的海面上被一艘渔船发现,法医检测后确定凶手就是盛誉凯,他这辈子再没有翻盘的可能!
盛誉凯进去了,盛泽融继承盛家,成为新一届的董事长。
……
盛翰鈺别墅这些天气氛有些微妙。
俩人分居了,从盛家大宅回来后,时莜萱就搬到客房去住,理由是最近工作太多,俩人分开谁都不打扰谁。
这个借口太牵强,但盛翰鈺也没反对。
从那天开始他就有点忙,平时俩人总是出双入对现在也变了,盛翰鈺接连又去了几次警察局。
去做什么,走的时候没说,回来后也没提。
就算他不提,时莜萱也知道他去做什么,找盛誉凯问什么。
她心里不爽。
盛泽融劝她想开点,信誓旦旦保证:“大嫂,大哥现在心里只有你。”
时莜萱笑笑没说话,小叔子是好心她知道,但这种事情换到谁身上,恐怕也做不到无动于衷。
平时盛翰鈺对她是很好,好的无可挑剔。
但只要遇到“简怡心”这三个字,他马上就像是变一个人。
时莜萱很想知道在盛翰鈺内心深处,到底是爱自己多一点还是爱简怡心多一点?
盛誉凯说简怡心活着的时候她也在场,他没说谎,她看的出来。
而且这几天盛翰鈺的行为反常,说明他也是相信的。
他不只相信,还立刻就落实到行动上!
虽然盛翰鈺没跟她说,去找盛誉凯问什么,基本上俩人对话她也能猜的出来。
胃口本来就不大好,加上心里有事就更没有胃口,时莜萱每顿饭都只吃几口就放下,这还是合胃口的情况下。
有时候只要看见饭菜就恶心,一口都不想吃。
她很快瘦下去,几天的功夫黑眼圈都出来了。
管家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这天在盛翰鈺回来后悄悄告诉他:“大少爷,大少奶奶这几天胃口都不好,脸色也很不好看,您要多关心关心她啊。”
管家不是多话的人,平时夫妻俩的事情她从不掺合,但大少奶奶憔悴的这样厉害,她也看不下去。
“我知道。”
盛翰鈺心里十分自责,去敲客房的门:“萱萱。”
时莜萱闷声道:“没在。”
这是怄气呢,盛翰鈺自知理亏,低声下气道“时董事长,盛夫人谁在都行,拜托开门可以吗?”
门开了。
门里的小脸吓盛翰鈺一跳。
这两天他早出晚归,俩人没见面,他知道她会不高兴,但没想到憔悴的这么多。
“萱萱。”他给女人搂在怀里,大手轻抚她的秀发,有好多话想跟她说,却都堵在嗓子眼,一句也说不出来。
“称呼我盛夫人。”小女人头埋在他怀里,闷声道。
盛翰鈺心都要碎了:“是,盛夫人。”
女人在他怀里拱了下,试探着问出一直憋在心里想问,却没敢问的话:“简怡心如果回来,你要我还是要她?”
“傻丫头,就因为这个不吃饭,嗯?”他没有正面回答问题。
时莜萱这么聪明,马上就猜到他很为难,自己的问题让他为难了,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才好。
她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,既然已经知道答案,又何必让人家为难?
于是也没继续,顺势道:“不全是,主要是没什么胃口,大概天气太热了。”
她从他怀里出来,用手捂嘴打个大大的哈欠,然后下逐客令:“我困了想睡觉,再见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