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4章

“嗯,说话算数,上天入地我都陪着你,一辈子都不分开!”
其实时莜萱是要调皮了,她想说“去女厕所你也要陪着我吗?”却没想到突然被宣誓般的表白,一下子甜到了,甜到齁!
“拉钩!”
她弯起小拇指。
盛翰鈺就宠着她,怎么样都好。
这么孩子气的举动也跟着配合,拉住小拇指拉钩: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,谁变谁小狗。”
小狗不能当,医院明天去,但药还是要吃的。
盛翰鈺出去找管家要了两片胃药,然后一手拿药一手拿水杯,像是哄孩子一样哄她:“乖,吃药。”
刚才还满脸幸福的小脸瞬间耷拉下来:“不吃。”
她最讨厌吃药了,何况根本没必要,现在已经好了嘛。
“乖,要不你吃一片?”
盛翰鈺也觉得药这东西,最好能不吃就不吃,但他怕她难受。
要是自己哪里不舒服挺挺就过去了,他也不在乎,但自己的小妻子,他不想让她有一点病痛。
“嗯,一片可以。”
时莜萱听话的张开嘴,盛翰鈺给她把胃药喂进嘴里,再喂一口水,亲眼看着她咽下去。
只是他转身的功夫,身后的小女人却狡黠的笑,快速给刚才“咽”下去的胃药又吐出来。
时莜萱没有吃药的习惯,从小到大身体都很好。
胃不舒服是小时候饥一顿饱一顿落下的毛病,难受也不用吃药,挺一挺就过去了。
只是这次挺的时间确实有点长!
……
墙上的指针已经指向凌晨两点,盛翰鈺和时莜萱还没睡,因为三弟还没回来。
时莜萱建议:“打个电话问问吧?不问别的,就问宵夜准备吃什么,这总行了吧?”
都这个时间还没回来,并且连电话都没有一个,盛翰鈺也察觉到不太好。
三弟出去的时候说回来住,不会住在大宅。
而且他和盛誉凯感情从小就不好,这次回去又是问责,盛海和柏雪都不在,他更不可能住在那。
退一万步讲,就算要住下,他也会打电话告诉一声!
不对劲,越想越不对劲。
盛翰鈺拨通三弟电话,对面只响铃却无人接听。
“嘀铃铃——”
“嘀铃铃——”
盛泽融手机放在桌子上,一个劲的响。
屏幕上显示联系人:大哥。
他被五花大绑捆在椅子上,怒瞪前面的二哥……不对,盛誉凯!
从俩人谈崩,盛誉凯给他绑在椅子上开始,他就再没有这个哥哥。
“唔唔——”
盛泽融试图顶开嘴上的胶布,拼命挣扎,但努力了半天没有效果都没有,全是徒劳。
盛誉凯没带面具,脸上那只丑陋的乌龟爬在上面,和他本人一样得意,神气活现。
他阴阳怪气道:“别做无谓的挣扎了,没用,不怕实话告诉你,这条绳子就是特意为你准备的,绝对结实。”
“就算给大象捆上它都挣不开,你还能有大象力气大吗?”
“唔唔——”
盛泽融没法回答,只是怒瞪他,用眼神发泄不满和表达愤怒的心情。
手机在桌上响起来没完,一遍遍响铃,开始盛誉凯为了让弟弟心急,故意放在桌上让它响!
但后来执着的响起没完没了,他也听烦了。
盛誉凯翘起兰花指,用两个指头给手机捏起来,然后让盛泽融看着,缓慢的动作丢进玻璃水壶里——还在响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