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2章

女人字字都往时雨珂心窝子上戳,江雅丹想让她别说了,女儿已经很痛苦了,不要再刺激她。
但她还不敢,被盛翰鈺吓的后遗症还在,在没弄清女人身份前她不敢得罪人。
“你是谁?”江雅丹问。
女人藐她一眼:“想让你女儿活着你就滚出去,现在除了我,没有人能救她。”女人目光中射出的寒光比刀子还凌厉。
江雅丹打个哆嗦,乖乖出去了。
她躲在门口,门关着,里面说话声听不大清楚。
一小时后。
女人从里面出来,没有看她一眼,快步走过走廊消失不见。
“走这么快连点声音都没有,像是鬼一样的。”江雅丹嘟囔句,进病房看女儿。
……
当天夜里。
盛家大宅起火,盛誉凯差点被烧死在房子里。
盛翰鈺得到消息的时候是第二天早上,吃早餐的时候看电视在新闻上知道的。
镜头里。
盛誉凯穿着睡衣,被水淋的像是落汤鸡一样缩在院子里瑟瑟发抖。
面具也没戴,脸上的乌龟和他表情神同步,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还挺有喜感!
记者采访盛誉凯,他仿若受到很大惊吓,词不达意还有点语无伦次……
盛翰鈺问时莜萱:“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挺蹊跷呢?你怎么看。”
她歪头想一会儿:“我觉得应该给这件事告诉泽融,最好能让他回国。”
虽然当初盛泽融为了他们,跟二房已经断绝亲情关系,但法律上关系能断绝,金钱上也可以分明白,血脉相连的关系却不是白纸黑字上写断就能断的。
当初如果他不念这份亲情,也不至于躲到国外去!
但现在躲避已经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了,二房只有靠盛泽融才能重新撑起来。
“好,我给他打电话。”
盛翰鈺站起身,去书房打电话。
“你不吃饭了?”时莜萱在他身后喊。
“不吃了。”
他没有胃口,按说盛誉凯差点被烧死他应该高兴才对。
但不知道为什么,一点都高兴不起来,他总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都不太对劲,但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。
这个电话,是盛翰鈺打过最艰难的电话,没有之一。
“大哥,我已经准备回去了,谢谢你给我打电话。”盛泽融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平和,只是略带疲惫。
兄弟俩从小感情就好,盛翰鈺知道这个弟弟性格,他就算再难受也不会让别人为难,明明已经知道了,却一句埋怨都没有,还在为他着想。
盛翰鈺道:“最近发生很多事,不止这一件。”他本来就不会劝慰人,已经打过腹稿说出来却还是硬邦邦的。
“嗯,等我回去说,明天上午到。”
“几点的航班,我去接你。”
盛泽融告诉他航班号,第二天一早盛翰鈺给他从机场接回来,直接接回到别墅。
时莜萱和管家已经给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,换上全新的床单被罩,日用品也全是他常用的牌子,包括拖鞋颜色都尽量贴近他的喜好。
他公寓许久不住人,回去得好好打扫一番才能住。
并且这次回国不同以往,需要他做的事情太多了,他又不是那种雷厉风行的性格,很多事情只靠自己还真吃不消。
所以住在这就合适不过。
这边房间足够多,别说盛泽融一个人,就算多住十个八个人也不会住不下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