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0章

时莜萱从内往外散发出自信和从容,浑身气场大开,霸气外露。
江雅丹情不自禁打个寒颤,她被养女身上的气场震慑住,就算不甘心也不敢再继续撒泼!
时雨珂在手术室里还没出来,警察到了,是江雅丹报的警。
不过她报警的时候一口一个说时莜萱害自己女儿,但等真面对面了解情况的时候,她又改口了:“当时是个男人……对,不认识……”
来人问:“既然不认识你怎么一口咬定是时莜萱?”
江雅丹脸涨的通红:“我,我猜的!”
警察给她训斥一通,不过因为她是心急女儿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问到有价值的地方她一样都记不住。
那个行凶的男人长什么样,开什么车,车上有几个人……江雅丹统统记不住!
提供线索她不行,栽赃诬陷第一名。
要是眼神能杀人,江雅丹已经死在盛翰鈺的眼刀下几百次了。
不过他不能和一个老女人直接开骂,于是给一腔怒火都发泄在简宜宁身上。
盛翰鈺对简宜宁吼:“你是闲的没事干还是看不得萱萱好?这样的破事找萱萱做什么?里面的女人就算死了也是她咎由自取,活该!以后那女人的烂事你再告诉萱萱,我就跟你没完。”
简宜宁早就后悔了,这段时间时雨珂和影子关系还算可以,她出了这样的事情所以他联系影子只想到俩人是姐妹,并没有想太多。
他从来没有和江雅丹接触过,根本不知道她会见到影子就诬陷她是凶手啊!
因此被盛翰鈺训斥一声不吭,像个做错事的大孩子只低着头。
时莜萱看不下去,本来就不关人家简宜宁的事,简宜宁告诉她也是好心,她知道。
但还不能当着盛翰鈺的面安慰他,更不能替简宜宁解释。
自己老公什么样,她知道。
平时怎么都好,就是在遇到简宜宁的时候,立刻就像是从醋缸里泡了一年的酸萝卜——从里到外都酸!
“医生刚才有没有怎么说?”她不留痕迹转移话题。
简宜宁还没等说话,盛翰鈺一把给她搂着怀里,揽着往外走:“别问,如果死里面那女人还得说是你害的。”
江雅丹见俩人要走慌了,到俩人面前拦住时莜萱:“萱萱你不能走,凶手现在没找到,雨珂在里面也不知道怎么样呢……我只有你一个主心骨了,你要是走了我找谁商量啊……”
她给心一横,干脆“噗通”给时莜萱跪下:“我求求你,求求你不要不管雨珂啊,她是你姐,你们从小一起长大,你不能这么狠的心在这种时候抛下她不管……”
这老女人坏的很,都这种时候了还句句诛心,有意无意就给时莜萱打上“坏人”,“狠心”的标签!
“简宜宁!”
盛翰鈺一嗓子震慑的江雅丹连哭都不敢,跌坐到地上。
简宜宁颠颠上前:“翰鈺哥,我知道错了,我不应该给影子打电话……”
他没理这个话茬,对简宜宁道:“你这家医院多少钱?立刻开个价我买了,让院长来立即给手术室里的人推出去丢到大街上!”
他说的是气话,就算医院能立即买下来,也不能给正在手术的病人丢到大街上。
别人当不当真不重要,重要的是江雅丹相信了,马上放开时莜萱去求盛翰鈺,却连人家衣角都没碰到就被踹到一边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