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6章

在这么关键的时候,一直都是盛誉凯上蹿下跳唱独角戏,盛海一点动静都没有,很不正常。
而想调查也很容易,从柏雪再次进精神病院,和几天前盛誉凯辞掉家里所有的佣人……
俩人基本已经猜到事实。
留着他,是等天收!
时莜萱没句都会提到爷爷,盛誉凯心虚的不得了,又不能当众辩驳。
只能耐着性子听,听了几句打断:“时莜萱,你没记错的话,你是天马集团董事长吧?我们……集团开董事会,你来干什么?”
时莜萱轻飘飘怼句:“没错,我是天马董事长,但也不耽误我是顶盛股东呀。”
盛翰鈺不出声,时莜萱还没完:“盛董事,时雨珂也是董事吧?为什么这次董事会她没来,哦,对了,还有二叔也没来,二叔去哪了?”
这是什么扎心说什么,盛誉凯真想踹开椅子就走,但他还不敢。
他走了,自己的权益就更没法保障了……
盛誉凯闷声道:“他们的股份都归我,我说的算。”
这句话惹麻烦了。
盛誉凯回到家,家门口聚集了不少人,有衣着光鲜的中年美妇,还有比较年轻的女人,但无一例外的是她们身边都跟着孩子。
有二十多岁的,还有十几岁的,再往下有七八岁还有抱在怀里的!
盛誉凯远远看见,吩咐司机:“调头,不回家了。”
这几个女人都是盛海情人,上门不用问也知道干什么来了,不是找人就是争财产。
这两样盛誉凯一样都给不了,更不想搭理她们,干脆躲出去眼不见心不烦。
“少爷,我们去哪?”司机问。
“随便吧,没地方去公路上转转也行,等天黑她们走了我们再回来。”
“是,少爷。”
司机调转车头,在公路上盲目的开着,盛誉凯靠在车后座上闭目养神却眉头紧皱。
他想不通自己怎么越混越惨?
现在居然被几个见不得光的女人堵在家门口,害得他连家都回不了。
他现在有点后悔弄死盛海,他死了一了百了,却连累母亲也进了精神病院,现在家里“母老虎”不在,那些外面的“狐狸精”一个个都开始不安分了。
要是她们没有儿子,盛誉凯一点都不怕,让人赶出去就算了,反正没有哪条法律会保护情人!
不过这些女人都有儿子,这就很麻烦。
法律规定私生子和婚生子享有同等继承遗产的权利……盛誉凯突然睁开眼,有主意了!
“去台安路张律师家。”
车往台安路开过去,突然,司机指着前面道:“少爷,少奶奶的车。”
“嗯?”
盛誉凯立刻坐起身,腰杆挺的笔直,伸长脖子往外面看。
“慢点,你开慢点。”
确实是时雨珂的车,他没想到遍寻她找不到,居然能在这里遇上。
时雨珂的车停在路边,她和一个小鲜肉在车里激吻!
“停车。”盛誉凯怒吼。
怪不得不让他碰,原来这贱人在外面有人了?
小鲜肉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,脸上的皮肤嫩的都能掐出水来。
司机停车,盛誉凯下车后并没有马上过去,而是打开后备箱,从里面拿出一根铁棍,这才走过去一棍子敲在玻璃上——“哐!”
巨大的声响过后,玻璃应声而碎。
车玻璃碎而不掉,像是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呈现好多裂纹!
这动静给车里忘情拥吻的俩个人惊动了,小鲜肉打开车门就骂:“找死啊?”
时雨珂抬起头,看见盛誉凯一点都没慌乱,低声提醒小鲜肉:“他是我丈夫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