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4章

越是没有能力的人越是喜欢怨天尤人,盛誉凯现在就是这样。
他将所有的错都归给盛海,大小声和盛海顶嘴。
父子俩在书房吵起来,盛海盛怒下说出一句话:“你这个废物,别以为我离开你后继无人,就算盛泽融不想接管盛家,你也别忘了我还有别的儿子,每一个都不比你差!”
这句给盛誉凯震住了,他“噗通——”对父亲跪下去,痛哭流涕赔礼道歉:“爸爸您不能那样做,我才是您最喜欢的儿子啊,我改,我一定改……”
盛海信以为真,甚至心里还有点得意。
早知道恐吓儿子管用,他早就用这招了,盛海故意板起脸训斥他,盛誉凯低头一一接受,态度恭顺。
盛海只顾得意了,根本没注意到儿子眼角闪过的凶光!
训斥完,他转身的功夫,盛誉凯抓起桌上的台灯狠狠往他后颈砸下去……
盛海转回头,不可置信瞪着他,然后软绵绵倒在地上。
盛誉凯一不做二不休,双手掐上父亲脖子……“咣!”门打开,柏雪冲进来,吓的脸色煞白,阻止儿子:“阿凯,阿凯你要干吗?他可是你爸爸啊,你不能这么做。”
盛誉凯目露凶光,以前的凶狠又回来了,他对母亲凶道:“嚷嚷什么?小点声。”
于是柏雪放低声音,但仍然苦苦哀求儿子,不让他对父亲下杀手:“阿凯不能啊,他是你爸爸,你这么做是会遭报应的。”
盛誉凯满不在意:“遭报应?当初我烧死老不死的时候,你怎么不说我会遭报应?你就是怕他死了当寡妇吧?没事,你改嫁我不反对。”
“不过有一样,你改嫁没问题,但一定要给我找个有钱的继父,我再继承一份遗产!”
柏雪像是不认识儿子一样,跌坐到地上,冷汗顺着脸颊不停跌落。
这是她儿子吗?
她当做希望,从小宝贝到大的儿子居然这样混蛋?
“嗯……”
盛海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哼唧声,手指头也动了一下。
不好,他很快就会醒过来了!
盛誉凯大惊,今天不是盛海死就是他活,父子俩只能活一个。
父亲心狠手辣到什么程度他是知道的,既然已经动了杀心就绝对没有回头路!
盛誉凯双手死死掐住父亲脖子,嘴里不停念叨:“爸爸您别怪我,无毒不丈夫这可是您教给我的,今天我要是不掐死你,你就能弄死我,您好几个儿子后继有人您也该瞑目了……”
盛海开始挣扎,眼睛瞪的溜圆,眼珠都鼓出来了。
因为脖子被儿子掐住,脸憋的青紫,双手紧紧抓住盛誉凯的手想给他掰开!
柏雪见状也过来帮忙,使劲推儿子:“阿凯松手,阿凯你别冲动赶紧松手,不松手你会后悔的……”
“滚开!”
盛誉凯一脚给母亲踹出老远,然后松开父亲脖子,却在下一瞬抓起丢在地上的台灯,用纯铜的灯座狠狠砸向父亲的头……
鲜血顺着额头流下来,盛海在闭上眼睛前嘴角上扬,好像还很欣慰的样子。
盛誉凯怀里紧紧抱着台灯,就怕父亲扑过来。
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,盛海头上血越流越多,他脸色也越来越苍白……盛誉凯怕血流到外面被佣人看见,手忙脚乱给书房的书,文件胡乱扫到地上,塞住门缝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