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9章

自己心烦,简宜宁还有云哲浩在,她也不管了:“云总,拜托你照顾他。”
说完她也离开,失魂落魄的。
……
时莜萱回到娘家,走进大门呆呆的往楼上走,这一路她都在想明天自己要不要去民政局?
盛翰鈺会不会去?
如果他不去还好,去了俩人就真回不了头了。
他那声“哼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,是算答应还是不答应呢……
她想的太入神,连沙发上坐着人都没注意。
时雨珂叫她:“妹妹,你怎么了?”
没反应。
“时莜萱,你魂都外面了?”时雨珂提高音量,这下听见了。
“别理我,不想搭理你。”
她不想搭理时雨珂,但时雨珂很想搭理她,甚至回来就是奔她来的,在沙发上枯坐两小时了,她说不搭理就不搭理?
时雨珂从包里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企划书递到她面前,同时还递上笔:“签字,签完我立刻就走。”
时莜萱魂仍然神游太虚没回来似的,只用眼角余光扫一眼道:“不签,想并购就拿出诚意,不能便宜都被你一个人占了。”
时雨珂狐疑的盯着她看:“你不是有糊弄我吧,随便扫一眼就能发现问题了?”
要知道这份企划书可是她特意花高价请人设定,机关暗伏,当初她看五六遍才发现点端倪。
时莜萱心里烦着呢,不想跟她纠缠,于是拿起笔在有问题的地方画圈:“这里,这里,这里……修完再给我看。”
时雨珂傻眼了,全对,一点遗漏都没有!
时莜萱上楼,这次时雨珂没再叫住她,而是去找刘军,嫌弃他找的律师不行。
……
当天夜里,俩人谁都没睡好。
第二天上午九点,时莜萱到民政局门口等盛翰鈺,从来不迟到的他迟到了,九点没到,九点十分没到,九点半也没到!
“哼!盛小狗!”
时莜萱坐在车里,盛翰鈺没来她反而松口气。
从内心深处讲,她是不愿意盛翰鈺过来的,过来就没有退路了,但离婚……她不舍得!
真是不舍得,只要想到和盛翰鈺分开,时莜萱心都像是被刀搅一样难受。
不过盛翰鈺没来,这件事就两说。
又等了十几分钟,九点四十五分。
时莜萱装腔作势打电话过去,手机关机。
再装腔作势的发条微信:盛小狗,哼!
然后开车回家。
盛翰鈺看见微信,嘴角的笑意怎么都忍不住,这么一本正经说出孩子气的话,除了他的小妻子也不会有别人了。
他想她了,抓起外套出去,是时候和小女人解释清楚,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简宜宁随时准备挖墙角,盛翰鈺绝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!
“我从天上来,带着降落伞,降落伞没开,心里好喜欢……”时莜萱车速不快,慢悠悠往娘家开。
她哼着轻快诙谐的约德尔小调,心里想着是不是前两天答应爸爸陪他钓鱼去啊?
今天天气不错,钓鱼正好。
快到小区的时候,远远就见盛翰鈺车停在小区门外,他靠在车上双手抱肩,应该是在等自己。
等就坐车里安安静静的等着对不对?
站在外面想干嘛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