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5章

“什么事啊这么急让我过来?连口水都不招待。”
他飚到一百八十迈飞奔而来,现在口干舌燥。
盛翰鈺从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丢过去,云哲浩拧开刚喝一口就听他道:“阿浩,你帮我分析下萱萱为什么不理我?”
“噗——”
刚喝进嘴水全喷出来了,一点没浪费都喷到盛翰鈺衣服上。
他嫌弃的用纸巾擦了下就算了,盛翰鈺有洁癖,平时踩到他鞋都得立刻换一双。
现在被喷了一身水,竟然只擦擦就算了。
“咳咳……”
云哲浩咳的停不下来,他实在太震惊了,这还是盛翰鈺吗?
好不容易才止住咳,云哲浩还是有点不相信自己耳朵:“你刚才问我啥?”
盛翰鈺道:“电视上声明你看了吧?然后我去她娘家接她,她不跟我回来,一定让我当着她爸爸的面解释,我没解释时禹城就生气给我赶出来了。”
“我给解释写在微信里发过去,发过去半天了什么动静都没有,你说怎么回事?”
其实挺简单的事情,被他说的却有点颠三倒四混乱没逻辑,盛翰鈺现在脑子就是乱的,满脑子想的都是“她为什么不理我?”
不过云哲浩听明白了,他用“过来人”的身份给盛翰鈺指导:“女人要是怎么哄都不好只有两个原因,一,她不相信你说的话。二,她不再爱你。”
“不相信可能是态度不够诚恳,但最大的可能还是不够爱。”
“还有呢?”
“没有了。”
这两句是云哲浩的太太告诉他的,意思是别怕我无理取闹,老娘愿意和你闹说明还爱你。
怕老婆的云哲浩现在原封不动给这句送给盛翰鈺,盛翰鈺的心就像是掉进冰窟窿一样拔凉拔凉的。
“你走吧。”盛翰鈺下逐客令。
他想静静,静下来重新梳理下俩人的关系。
被“卸磨杀驴”的云哲浩也没异议,走的时候甚至还同情的拍拍他肩膀:“兄弟,你挺住啊。”
盛翰鈺表面上是“挺住”了,装的像是没事人一样。
但晚上一个人躺在大床上,床空了大半,心全空了!
一个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,盛翰鈺脑子里不停的闪现出时莜萱的音容笑貌.
想她现在睡着了吗?
如果睡着一定在做梦吧唧嘴,她睡觉不老实,总是像八爪鱼样得抱着他或者狗熊公仔.
因为和公仔“争宠”,盛翰鈺不许晚上睡觉时莜萱给仔仔抱上床。
但现在时莜萱不在,仔仔却在属于时莜萱的位置上。
她不在家,他也得看着点属于她的东西才能安心!
……
同一个时间,不同的地点。
时莜萱在娘家的床上同样也是辗转反侧,像是烙大饼一样翻来翻去就是睡不着。
生气。
生盛翰鈺的气。
微信上说的什么啊,那么长一大篇一起发过来?一条条发不行啊,好歹不至于误删一个只也看不见啊。
她本来想打电话问,不过自尊心作祟并没有,而是等着盛翰鈺主动打电话过来。
或者在微信上问一句:“为什么不回我信?”都行。
这样她就可以理直气壮告诉他:“微信误删了。”并且更加理直气壮让盛翰鈺再发过来一次!
然而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