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4章

“可不?”
老人聚在一起的话题,除了儿子女儿就是孙子外孙子,没说几句话题就拐到时家俩个女儿身上。
邻居问时禹城什么时候抱外孙子,毕竟他俩个女儿都出嫁了。
“年轻人的事情,我不管,她们想什么时候要孩子,就什么时候要,只要女儿们生活的幸福快乐就行了。”
时禹城嘴上说的很开明,但转身就催时莜萱:“萱萱,你和翰鈺什么时候要孩子?你虽然年轻,但翰鈺年纪不小了,有孩子才能拴住男人的心……”
时雨珂这辈子很难再怀孕,他就给希望寄托在二女儿身上!
“爸,您怎么听风就是雨?人家催您,您就催我?我和盛翰鈺冷战呢,生什么生?不生!”
时莜萱才不要用孩子栓住男人的心,如果她和盛翰鈺在一起,一定是因为爱情。
她爱盛翰鈺,盛翰鈺爱她,这才可以。
爱情应该是相互欣赏,平等对待,没有杂质的!
有杂质的,受牵绊的爱情她不要,也不稀罕。
时禹城不知道时莜萱心里怎么想的,不过女儿话给他提醒了,一直没问出来的话又重新提起来:“对了,你俩因为什么生气?”
“爸爸您今天吃降压药没有?”
女儿明显不想说,他还想问,但时莜萱开口就没完:“降压药您最好几个月换一次,防止总吃一种产生抗药性,简宜宁说外国新研发出一种降压药对顽固性低压高效果很显著,而且稳定性更高,等通过试验期,他就给您寄过来……”
被她这么一搅合,就又没有问成。
……
盛翰鈺别墅,卧室。
仔仔坐在床上,盛翰鈺的手机放在仔仔怀里安静的躺着。
平均每过一分钟,盛翰鈺就得拿起来看一次,甚至一度还怀疑电话坏了。
直到云哲浩打电话过来,他才知道电话没坏,只是想听见的声音没有打电话过来而已。
“有事明天说,今天别给我打电话。”他说完就挂,也不管对面是不是有事,有事是不是很急。
其实云哲浩没什么急事,就是单纯好奇而已。
好奇电视上的声明到底怎么回事?
人找到没有?
俩人认识这么多年来,他还从来没见过盛翰鈺对一个女人这样上心,就算是当年对简怡心也没有过。
挂断云哲浩电话,盛翰鈺回想在微信上写的长长的一篇,没有问题啊,写的比在电视上那篇声明还要肉麻呢。
他从时家出去,在路上就开始写了删,删了写,反复措辞几十遍,每一个字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结果。
如果电视上的声明是盛翰鈺说过最肉麻的情话,那么微信上发过去的就是更肉麻的情话,肉麻但不恶心人,都是肺腑之言,真情实感。
结果写完发出去,却像泥牛入海一样,连点浪花都没有翻腾起来!
这是为什么呢?
盛翰鈺心想萱萱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更不会无理取闹。
就算她认为不对不相信,也会反唇相讥和自己辩驳。
辩驳也好,不讲道理也行,好歹有句话行不行?
这样一个字都没有,让他心里七上八下寝食难安。
盛翰鈺还是第一次为了女人,费这么多脑细胞来揣摩女人的想法,心思,但想了半天还是想不明白。
自己想不通,实在没办法就只能求助外援!
……
云哲浩接到盛翰鈺主动打来的电话,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他家,刚进门就被盛翰鈺拽到书房“咣”重重关上房门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