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7章

于是她往厨房走去,以前住在这里的时候,她到厨房次数有限,也从来没注意过地下室在哪。
好在并不难找,仔细看发现厨房靠后门的地方有个小门,不注意还真发现不了。
时莜萱轻轻一推,门开了。
一条只容一人通过的楼梯出现在眼前,楼梯下有灯光还有说话声!
确切的说,是盛翰鈺在自言自语。
她神使鬼差放轻脚步,慢慢踩着水泥楼梯下去,没发出一点声音,走下十几阶说话的声音就更清晰些。
地下室的一切也展现在眼前。
方方正正一间屋子,布置的像是女孩子房间,摆放的物品女孩用的居多,房间布置却只有黑白两种色调。
在中间有张桌子,桌上摆着黑白照片,贡品,白蜡烛。
盛翰鈺背对着楼梯坐在桌前,对照片上的女孩说话:“怡心,你知道吗?这些年我明知道你在这,却不敢走进来,因为我害怕到这会崩溃,会控制不住自己……”
“我当初装瞎就是因为我接受不了你离开的世界,你走了,给我的心也带走了,既然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你,我的眼睛就不会看见任何美好……”
“……我活下来的唯一理由就是要替你报仇,你走后每一天我都过的像是行尸走肉,怡心你知道吗?你离开我的心从此也死了……”
盛翰鈺低头,用袖子擦眼角。
他哭了?
时莜萱从来没见过盛翰鈺掉眼泪,也从来没听过他用这样深情的话语对自己表白!
她心里很不是滋味,指甲给手心都掐出血丝也没感觉痛。
没错,自己吃醋了,自己在吃死人的醋,时莜萱心里都知道。
她刚才无意中听到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刀尖扎心一样痛。
盛翰鈺对简怡心一往情深,念念不忘她不是不知道。
不过那时候俩人并没有亲密的关系,她也没有对盛翰鈺的爱像是现在这样深,所以就算知道也没太大感觉,还给她最初对盛翰鈺生出的那点心思全都抹没了。
但俩人一步步走到现在,看着像是顺其自然,实际上也很不容易。
时莜萱以为他从简怡心的影响力里走出来了,跟自己在一起是因为爱情,而不是其他。
但现在看来她错了,错的很离谱!
鼻子一酸,眼泪也扑簌簌往下落。
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,伤心自己难过就好,才不让别人看笑话!
时莜萱骨子里有种与生俱来的倔强,伤心难过自己扛,面对别人永远都是阳光。
她不想再听下去了,转身悄悄离开。
盛翰鈺太投入,压根没发现时莜萱来过,继续道:“怡心,今天是我第一次进来,但也是最后一次来,以前不来是不敢面对你,今天我来是跟你告别的。”
他面上露出幸福的笑,脑子里出现那个总是喜欢笑,笑起来像是阳光般灿烂的小脸。
“怡心,我不知道这么说你会不会难过?但我还是要告诉你,我爱上别人了,爱上我现在的妻子。”
“她叫时莜萱,和你一样善良,她是阴差阳错来到我身边的,本来我很抵触别的女人接近我,我觉得我的心要永远为你留着。”
“可是萱萱走进来了,不知不觉就走到我心里来,我很爱她……”
盛翰鈺对着照片上那张恬静的笑脸,给心里话全部都说出来。
这些话他当着时莜萱的面从来没说过,说不出口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