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7章

盛誉凯惊讶的发现,他会笑啊?
盛翰鈺居然会笑,这对他来说像是发现火星撞地球一样稀奇,但很快他就给自己解释了,能笑的这么灿烂,还不是因为他身边的女人嘛。
盛誉凯老毛病又犯了,眼珠子黏在时莜萱身上就不下来。
时莜萱太漂亮了,漂亮的让他眼馋不已。
不过时莜萱和当初的简怡心可不一样。
简怡心温柔软弱,吃亏也不敢吱声,所以他后来才越来越放肆。
时莜萱表面上看着天真烂漫,人畜无害,实际上绵里藏针,还针针都往死穴上扎,扎一下都是要命的!
时莜萱早就发现角落里投来不怀好意的目光,被这种男人看她都觉得恶心,因此在老公耳边轻语一句,然后到另一边去招待客人,躲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去。
盛誉凯主动靠近盛翰鈺,跟他炫耀自己也娶了能干的老婆,不比他差。
从小到大,盛誉凯都想和大哥比个高低,只是每次都比不过,这才让他对大哥的恨越积越深。
不过今天是个意外。
盛誉凯炫耀,却没有遭到讥笑反而得到赞同。
盛翰鈺点头:“嗯,确实挺能干的,比你能干多了。”
他沉下脸,十分不高兴。
狐疑的看了盛翰鈺好几眼:“你什么意思?不是看上我太太了吧?我告诉你别打我太太主意,兔子不吃窝边草,我太太只爱我一个人。”
至从脸受伤后,盛誉凯就有很强烈的危机意识,尤其是对时雨珂,就怕她移情别恋爱上别人。
要不是如此,他也不至于被时雨珂稍微挑拨,就对父亲恨之入骨!
盛翰鈺惊诧藐他一眼,面露厌恶:“当谁都和你们父子一模样?你们窝边的草就算饿死我也不吃。”
“也是。”
盛誉凯没觉得这是羞辱,不只不生气还笑道:“大哥守着天仙般的美人当然眼光高,看不上别人……”
说着眼睛还不安分的四处寻找时莜萱,只是时莜萱没找到,却见妻子和别的男人谈笑风生!
他脸色顿时就变了。
时雨珂今天一身火红色紧身长裙,好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,出门前盛誉凯本来反对她打扮成这样,怕有别的男人惦记她。
她笑盛誉凯不自信,还说他也去能亲自看着怕什么?
盛誉凯觉得她说的有道理,于是就同意了,结果这才多大会儿功夫,一不留神这女人就跟别人眉来眼去。
他也顾不上和盛翰鈺斗嘴,大步迈过去一把给时雨珂拽过来护在身后,酒杯里的红酒全扬在男人脸上。
“你干什么,疯了吗?”时雨珂恼怒。
她还真不是在这勾搭男人,就算勾搭也会勾搭长的帅的,面前的男人四十多岁,大腹便便个子还没有自己高,盛誉凯乱吃醋,这一杯红酒扬掉的就可能是上亿的生意!
果然,男人在大庭广众下被泼酒,面子上下不来马上翻脸,告诉时雨珂准备签的合同不签了。
时雨珂追上去赔礼道歉也不行,本来这人就是看在时莜萱面子上才给这笔生意给时雨珂做,现在被他闹这么一出,直接提出和时莜萱做生意,她也不好拒绝。
盛誉凯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在几分钟之内,一大笔生意易主了。
时雨珂恼羞成怒当场甩他一巴掌——面具打掉了!
露出脸上那只清晰的乌龟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