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

时雨珂没提离婚,却递给他一沓A4纸,花花绿绿好像是聊天记录截图还有一些被监控拍下的照片,和各种收据。
他开始不解,但接过来越看脸色越难看。
二话没说抓着这沓纸去找盛海算账。
时雨珂坐沙发上,翘起二郎腿,漂亮的脸上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笑!
楼上很快传来吵架和摔东西的声音,声音越来越大,没多长时间盛海就下来,怒气冲冲找她算账,指责时雨珂伪造证据诬陷他。
时雨珂不慌不忙:“行,那就给这些东西交给记者,传出去让大家判断是诬陷还是真的,或者你报警也行,既然我是诬陷就让警察给我带走。”
盛海最后还是败下阵来,这种东西不管是不是真的都不能传出去,传出去盛家就真一点名声都没有了。
但不闹大,他就只能咽下这口窝囊气,钱和脸,最终盛海选择了前者。
最后盛海被挤出公司董事会,因为“身体原因”提前退休,副董事长由时雨珂担任。
盛誉凯身体还没好,所以虽然占着董事长的职务,但实际上并不去公司,盛氏集团大权暂时都落在时雨珂手里。
开始他们都提着心,处处提防时雨珂上任给公司胡弄一起,造成大的损失。
不过时雨珂上任,公司不只运转正常,业绩不降还上涨了。
接连又被她“谈”成几笔大单子,盛誉凯甚至开始后悔让她接手晚了,如果早让妻子插手公司事物,没准效果更好。
他不顾父母警告,给予副董事长更多更大的权利。
……
这天时雨珂下班回家,见一家三口罕见的又坐在一起,嘀嘀咕咕不知道合计什么。
“雨珂回来的正好,你过来。”柏雪招呼她。
时雨珂走过去:“妈,什么事啊?”
盛海看见时雨珂,立刻转身离开上楼,上次被诬陷那件事他一直耿耿于怀,一句话都不想和她说。
盛誉凯从茶几上拿起请柬递给她:“顶盛集团开酒会,邀请我俩去也就罢了,还让爸妈都参加,我们觉得这里有猫腻,正商量呢你就回来了。”
她心里有数,面上不显,毫不在乎道:“参加酒会的人那么多,就算有猫腻他们还能在酒会上怎么样?既然邀请了爸妈就一起去,不去他们还以为我们怕了。”
时雨珂现在在盛家就算不能一言九鼎,话语权也比以前重的多,既然她也这么说,于是在酒会上柏雪和盛海都去了。
他俩去了以后才发现,不只他们去了,盛江和王颖芝俩口子也在。
柏雪看见王颖芝就瞪眼睛:“你来干什么?”
王颖芝上次胜诉,还赢得很大一片舆论支持,现在也不怕她,于是瞪回去:“你都能来,我为什么不能来?”
柏雪第一次被王颖芝噎到无话可说,扭身就走,不再搭理她。
但她不想理王颖芝,不代表王颖芝就能放过她,她跟在柏雪身后走一步跟一步,给她添不少堵。
盛誉凯脸上戴着半边金色面具,斡旋在宾客中间,因为最近盛家的生意有很大起色,人们对他的态度也好不少。
这都是时雨珂的功劳,他觉得自己娶个好媳妇,难免有点得意,得意就容易忘形!
盛翰鈺过来了。
他身边小鸟依人般挽着时莜萱,夫妻俩微笑着和宾客点头致意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