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5章

他觉得事情不简单,只是猜了一圈也没猜到这个人会是谁。
时莜萱道:“别猜了,没人主使,就是那女人老公做的。”
让她这样说,盛翰鈺也认为自己大概是想多了,也许事情真就没有那么复杂,就是那女人老公气愤下做的事也有可能。
……
情侣酒店浪漫套房。
“雨珂,你回去离婚吧,嫁给我,我保证不嫌弃你嫁过人。”证监局刘主任信誓旦旦对她保证。
三天前,时雨珂给他打电话约他见面。
见面后她哭的梨花带雨可怜的很,对他哭诉自己婚后生活有多不幸福,现在无比后悔,后悔当初不应该放着珠玉不要要破石头……后来还说盛誉凯连石头都不如!
时雨珂本来就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,就算后来被甩被算计生气是生气,但被她这么一哭心立刻又软了。
成年男女之间的利用基本逃不过性。
俩人顺理成章滚到一张床上,并且在酒店一呆就是三天!
鬼混了三天,刘军就更离不开时雨珂了。
她伸出雪白的胳膊搂住他脖子亲一口,撒娇道:“讨厌,你勾引有妇之夫你还有理了?离婚哪有那么容易啊,盛家家大业大想跟我打离婚官司,恐怕我一毛钱都得不到。”
“得不到咱就不要,我工资在江州也不算少的,加上我还有补助,奖金,企业过年过节的时候还给我们发红包,养你够了。”
刘军是真想好好跟时雨珂过日子,但他说的“够了”却远远不够!
他赚的钱找个普通女人结婚过日子是够了,但时雨珂是见过大世面,见过大钱的人,她的胃口不是刘军的能力能够喂饱的。
以前没有,现在不会,以后也不能!
但这些话时雨珂不会和他说,她撒娇般对刘军道:“那可不行,都是我应得的凭什么不要?我得要你得帮我……”
床上根本不是谈事的好地方。
刘军被她哄的云里雾里根本找不到北,所有的要求有求必应。
……
一星期后,时雨珂终于回到盛家。
盛誉凯至从时雨珂“失踪”就出院了,尽管脸上的伤还没好,但医院实在没法呆,于是回家休养。
“你去哪了?”盛誉凯沉下脸,阴沉的表情和盛海一模一样。
时雨珂低头站在门口,咬着嘴唇不说话,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往下掉。
她越是不说话,盛誉凯就越生气。
这几天时雨珂不在家,只有柏雪不停的在他耳边絮叨,已经成功洗脑,让他觉得时雨珂就是有外心,就是要给父亲泼脏水。
虽然爸爸风流好色,但也不至于动儿媳妇的心思,江州年轻漂亮的女人多的很,只是玩玩不用冒这么大风险。
这些都是母亲跟他说的,听的次数多了,自然也就信了。
“说话啊,怎么,是心虚还是装可怜?”盛誉凯咄咄逼人。
他已经打定主意,如果时雨珂敢回来和他提离婚,他一毛钱都让她得不到还不能和她离,就算拖也要拖死她。
女人青春能有多少年?
等她人老珠黄没人要自然就对他服服帖帖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