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0章

别看她自己说行,但别人,尤其是时莜萱要也这么说,就是得便宜卖乖,就是成心故意气她……好吧,就是故意的!
时莜萱从来不认为“以德报怨”是了不起的美得。
这个词本身没问题,但得分对谁。
对知道感恩的人,可以用。
对时雨珂,不可以!
“以德报怨”只会被她们那种人误以为软弱可欺,哪怕是当时笑嘻嘻,转头就会被变本加厉的欺负人,没有最过分,只有更过分。
时莜萱斜藐着眼睛,似笑非笑看着她,目光挑衅——怎么地?不服你咬我啊!
时雨珂斗嘴也占不到便宜,只能憋气加窝火给委屈咽下去,适时转换话题:“我要用盛家股份入你天马的股,你同意吗?”
她眉头轻挑,还真没想到时雨珂能在这时候提出这样的条件。
时雨珂也不是一点头脑都没有,知道就算给盛氏弄到手里,自己也管理不了。
既然管理不了,还不如挂靠在有希望,有前途的集团,实现利益最大化。
到时候她只每天逛逛街,买名牌做美容,吃吃喝喝再找个帅气的男朋友就行了,赚钱这种事还是让别人做,她只想花钱!
算盘打的很好,只是时莜萱没马上答应:“现在说这个为时尚早,等你给盛家弄到手再说。”
“不早,早晚的事,只要我出手他们没几天蹦头。”时雨珂自信满满。
时莜萱知道今天要不给她个肯定的答复,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,于是耐着性子给时雨珂解释:“入股我同意,但具体怎么办是个很复杂的事情,到时候我们得请专业的评估团队,评估俩家股票价值进行换算,股价占比……”
这些专业名词听在时雨珂耳朵里,就像是听天书一样,听不懂也不感兴趣。
她抬手打断:“行行行,你只要同意就行了,以后的事情还是等以后再说,我不着急。”
这些都是顶顶重要的事情,她不心急也不知道心急什么。
时雨珂又问了些怎么对付盛家三口人,最好用最快的时间就能得到最好的效果,这些事她很心急。
不只心急办法还多的很,说是来请时莜萱给她出主意,基本上只要她起个头,时雨珂就能滔滔不绝说出好多,还能以一反三。
时莜萱都觉得她来的多余,来干啥?
合着就是想显摆,还没怎么着就等不及到她这炫耀,这要是成功了,还不一定怎么嘚瑟呢。
这要是让她没完没了说下去,只怕到天黑都说不完。
时莜萱提醒:“你该回去了,出来时间不短了吧?”
“哎呀!”
时雨珂急忙拎着袋子往外走,边走还边埋怨:“怎么不早提醒我?要是我被怀疑遭到损失都是你的锅,你得赔偿!”
时莜萱不愿意搭理她,这要是接上话茬又没完没了了。
时雨珂走了,她转身上楼,到书房一头扎在盛翰鈺怀里,抱着他的腰,给头埋在他心口听强有力的心跳声。
她不说话,盛翰鈺也不问。
只是双臂给她环在怀里,嗅着她发上淡淡的清香,享受这幸福的时光!
鸟语花香,岁月静好大概就是如此。
时雨珂这次到家里来,给时莜萱造成的感触还是不小的。
虽然她刚做完sap,表面看着精气神不错,言语中的戾气和焦虑却根本掩饰不住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