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2章

时莜萱不只不管,还不想让他跟着掺合,于是尽可能劝他也不要管。
时禹城脸色越来越难看,只听了几句就听不下去,忿忿然从站起身就走:“我就不该来。”
“爸爸,爸爸您别生气,身体要紧。”时莜萱追出去,时禹城却根本没理她,开车走了。
时莜萱心里说不上来的难受。
从小到大,在结婚之前只有爸爸对她最好,结果她却一次又一次骗他。
虽然自己都是善意的,但欺骗就是欺骗,没什么好解释。
盛翰鈺从身后过来,给她搂在怀里:“别难过,他会理解你的。”
“嗯。”
时莜萱给头靠在盛翰鈺肩上。
……
时禹城到家,江雅丹急忙迎上来:“怎么样?她同意去劝雨珂回家吗?”
“别提她。”
时禹城气咻咻的给外套摔到沙发上,已经戒烟很长时间却又从抽屉里拿出烟盒,抽出一只点燃,狠狠抽一大口。
“咳咳——”
“看你,跟她生这么大气干什么啊?”江雅丹帮时禹城拍后背顺气,趁机挑拨:“那丫头不是我们生的,根本就不会跟我们一个心眼,隔层肚皮隔座山,只有你傻乎乎的拿她比亲生的女儿还好,人家根本就没给你当回事……”
时禹城本来就心烦,被妻子这一通说就更加心烦意乱。
呵斥:“闭嘴吧你,回来就嘚嘚嘚也不让我有一会儿消停。”
丈夫发火,江雅丹虽然不再进谗言但还是不服气:“本来就是这么回事,谁都能看明白就你看不明白。”
他本来耳根就软,没多大准主意。
在时莜萱那碰了软钉子,回来又被妻子一通数落,心里憋着一股火也坐不住了,站起身离开家。
离开家他直接去了医院,打定主意今天就是绑,也要给大女儿绑回去。
不过他这样进医院是不可能了,医院门口有盛家的保镖看着,只要他出现就会被强制架走。
到医院门口,时禹城在车里给时雨珂打电话,故意做出有气无力的样子:“雨珂,爸爸要不行了,你回来见我最后一面吧……”
“爸爸,爸爸您怎么了?前两天还是好好的,怎么会突然就病重了呢?”时雨珂焦急的不得了。
只是她做出这样子都是给别人看的,现在是柏雪的班,婆婆就坐在对面。
时雨珂其实看出来爸爸意图,她也早就厌烦了在这陪着盛誉凯这个活死人装贤良,正好想趁这个机会回娘家好吃好喝歇一歇儿。
“爸爸要不行了,雨珂啊你回来吧!”
“好,爸爸您挺住,一定要坚持住我到家,我马上就回去。”
时雨珂挂断电话和婆婆请假:“妈,我爸身体不好我得回去看看,您在这替我守着阿凯,如果阿凯醒过来马上给我打电话。”
柏雪其实不想让她走,怕她到娘家被爸妈劝说改了主意就不回来了,不过人家爸爸病重阻拦不让走也说不过去。
于是她假装关心的名义,提出让保镖陪她回家。
时雨珂一口拒绝:“不用,保镖本来就不多,还是让他们守在这里,别被记者钻进来打扰阿凯清静。”
这理由无懈可击,柏雪再坚持就显得刻意为难人了,若是以前为难也就为难了,但现在她不敢。
虽然心疼,柏雪还是从给时雨珂转了一笔钱。
还让她回去看情况,要是需要钱尽管和她开口不要客气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