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章

真正关心的人少,打着关心的名义,实际上看热闹,想打探出更多八卦的人多!
三口人被不胜其扰,柏雪盛海开始还能接两个电话,但后来见都是准备看热闹的,干脆手机关机相互指责。
盛海埋怨柏雪没远见,给王颖芝放在眼皮底下多好,非要给她们撵出去,撵出去就撵出去吧,扣人家分红干什么?
这下好,逼的老实人狗急跳墙。
王颖芝到电视台曝光,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家里的事情了,想遮掩都做不到。
柏雪则指责盛海太风流,外面脏事乱事一大堆。
自己忍了这么多年不跟他计较就够可以了,现在居然还被王颖芝拿到外面大张旗鼓的说,丢脸丢到全世界也都是他的错。
俩人在家里相互责怪,盛誉凯不胜其烦接个电话干脆躲到外面,眼不见心不烦。
公司里只剩时雨珂能代表盛家,她就算做点什么也没人知道!
……
银座大厦顶层办公室。
原本五个人的座位,现在有个位置空着。
简宜宁去国外后,他的位置还在,盛翰鈺让人给座位留着,说有一天等他想通就回来了!
办公室氛围很凝重。
时雨珂传过来的视频,盛翰鈺看了一遍又一遍,里面的台词听的别人耳朵都起了茧子,他还在一遍遍反复的听。
尤其是盛海指着盛誉凯说的那句“爷爷是你害死的”,每次到这句的时候他的心都像是被刀割一样痛!
真相终于大白,爷爷死不是意外,是因为盛誉凯想改遗嘱被爷爷发现,所以他才被那狼心狗肺的东西杀人灭口。
盛翰鈺心在滴血,盛泽融比他也好不了多少……或者比他更痛!
死者是亲爱的爷爷,凶手是一奶同胞的亲哥哥,亲爹亲眼目睹这一切却选择包庇盛誉凯,而母亲知道也一直助纣为虐……
这是怎样的一家人?
时莜萱和云哲浩不时看看这哥俩,却不知道怎么劝。
这时候说什么都苍白无力,只能希望他俩自己想的开!
良久。
盛翰鈺终于开口,却是对盛泽融道:“三弟,希望你不要怪我。”
盛泽融艰难的吞咽口口水,他知道大哥要做什么,但不能阻止,甚至从内心深处来说,还有点希望那样的事情发生。
不过希望是一回事,明知道却什么都不能做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“你是我大哥,永远都是……大哥有个事想和你说,我要去国外找阿宁,那边有个机会很适合我发展,我想过去看看。”
盛泽融这话,不过是说辞罢了。
他知道大哥马上就要对盛誉凯下手了,都是和自己骨肉相连的人,他帮哪个都不合适,什么都不做只看着也不合适。
其实在刚才,离开的念头就一直在盛泽融心里盘旋,就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。
“好,你去吧,什么时候走?”盛翰鈺答应的很痛快。
三弟不在更好,做起事情来更不用畏手畏脚。
“今天晚上的飞机。”
机票是刚刚定好的,他只想快点离开,越快越好。
“我送你。”
“好。”
……
第二天盛家又爆出丑闻。
盛誉凯在情人家里被人家老公捉奸在床,不只给他暴打一顿,还用刀在他脸上刻了只乌龟!
他被连夜送到医院,凶手投案自首。
行凶的人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供认不讳,也表示绝不后悔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