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7章

原来是股份被占了。
这么点事用一句话就能说明白,她却百转千回闹出那么大动静。
时莜萱终于明白盛翰鈺为什么对亲生母亲还那么冷血,不冷不行,热一点就能被这样的亲妈坑死。
“你松开我,不松开我让人给你拽开。”时莜萱也冷下脸。
不是所有会说话的都能被称作人,会说人话不做人事更让人头疼!
王颖芝立即松手,不只松开手还小心翼翼的离她远了些,生怕惹恼俩人再次被赶出去。
时莜萱也不铺垫,也不吓唬她,直接问:“你来干啥?简单点说。”
盛翰鈺转身上楼,上楼前吩咐保镖就在俩人身边守着,只要大少奶奶发话随时都可以赶人。
“这个月分红没到账,股东大会也不让我们参加,你得给我们做主。”她简明扼要,一句话就给来意说明了。
“行,我给你做主。”时莜萱答应。
“真的?”
王颖芝惊喜,继而又要扑上来套近乎,但在碰上时莜萱目光后,讪讪的又退回去了。
时莜萱让人拿来纸笔,唰唰在上面写下地址,电话,然后递过去:“你按照这个地址去找这个人,起诉盛家不给你分红就行了。”
她话音刚落,王颖芝就像被火烫到般立即给纸条扔地上:“不行,我不敢。”这就是话没说透的坏处。
按时莜萱最初设想的,给那几点全部说出来,利害关系都说明,王颖芝就会按着她说的做。
和教给时雨珂的方法虽然不一样,但套路都是相通的,主意时莜萱出,但最后得到的好处全是她们自己的。
不过时莜萱想不到王颖芝能突然下跪啊。
这一跪给套路全打乱了,后面的关键点都没说,直接就说最终目标,效果就大打折扣。
“不敢你就自己忍着吧。”时莜萱一点不客气。
用迂回战术对她不管用,还是直来直去效果更好。
“你们得管……”王颖芝开个头,碰上时莜萱冰冷的目光,自动就给后半截话咽下去了。
“送客。”
时莜萱站起身高声道,然后也转身上楼。
王颖芝本来想追上去纠缠,只是没做到,被保镖架着撵出去了。
不过地上的纸条被捡起来塞在她手里。
……
盛家大宅。
“什么?这不可能!”
柏雪对电话咆哮:“王颖芝混蛋,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,她居然敢到法院告我们?扣,不只这个月不给她,下个月,下下个月,以后永远都不给她分红!”
盛誉凯眉头皱的都快拧成疙瘩了,如果只是在家里,母亲怎么欺负大伯母都不过分,都没人管。
但现在已经闹到法院去,就不能再一味的压制她。
事情闹大了,他知道用不了多久,多则三两天,少则一会儿也许这消息就能不胫而走!
只要消息走漏就不好办,那么多人都看着,这件事会直接影响到盛氏集团的信誉。
现在是信用社会,不管是公司还是个人,没有信用都会寸步难行。
“您在家等我,我和爸爸没回家前,您什么都不要做,谁的电话都不要接。”盛誉凯叮嘱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